当前位置:首页 > 历代祖师
 
  • 倓虚大师
  • 澍培老法师
  • 成刚法师

倓虚大师:

       倓虚大师(1875—1963)法号隆衔,俗姓王,名福庭,河北宁河人。是佛教天台宗近世传人,当代中国佛教界著名法师之一。倓虚大师是中国佛教界盛传的“三虚”——虚云和尚、太虚大师、倓虚大师之一,于民国初年开始,弘法东北各省,踏遍白山黑水和南北各地,最后渡海南来,在香江讲学,缁素受益者甚众。大师中年出家,随近代天台宗高僧谛闲法师修学,在兴办佛教教育,建设佛教道场方面有突出贡献。1925年,谛闲老和尚向倓虚传天台宗第44代法卷,倓虚法师成为天台宗第44代传人。曾代表中国佛教界出席在日本召开的“东亚佛教联合会”。创建营口楞严寺、哈尔滨极乐寺、长春般若寺、复兴沈阳般若寺、复兴沈阳永安寺、天津大悲院、西安大兴善寺等,在北京弥勒院开办佛学院并主持北京古刹法源寺。主要著作有《阴阳妙常说》《金刚经讲义》《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讲义》《大乘起信论讲义》《天台传佛心印记注释要》《始终心要义记》《普门品讲录》《影尘回忆录》《读书随笔》《湛山文钞》《念佛论》《僧璨大师信心名略解》《永嘉玄觉禅师证道略解》等,已出版24种。因其佛学造诣深厚,功德卓著,以他为代表的佛学学派被称为“湛山学派”。

出家受戒
       倓虚大师的母亲张氏,在未生倓虚大师前已生了七、八胎,都没有养大,三十六岁时又生了倓虚大师,倓虚大师是他父母唯一存活的儿子。到了十一岁时,才进入私塾读书。十四岁时,母亲送他到一家字号益隆智记的铺户学买卖,学了半年,他觉得乏味,就辞职回家。在家赋闲了两三年,看了不少的章回小说,如《西游记》、《封神榜》等。二十岁到三十岁这段时间,他做过买卖,到军营中当过差(记帐),逃过难,做过工,还摆过卦摊。其间经过中日甲午战争、义和团之乱、八国联军入侵、日俄战争等事件,直到光绪三十一年(一九○五年),他才有一分安定的工作,那是在营口一所宣讲堂任宣讲员,后来转任督讲。
       在以上十年间,他家庭中也发生了极大的变故,他二十岁时父亲逝世,二十六岁时母亲病故。在此期间,他的长女、长子也相继出生,光绪三十四年(一九○八年),他把家眷也迁到营口。他在宣讲所那几年,有暇就看医书,在中医药方面颇有心得。家眷迁到营口,生活担子加重,为了生活问题,他离开了宣讲所,凑钱开了一家中药铺,字号是东济生。他在药铺里,一方面行医,一方面看善书,也研究佛经。
       他那些年朝夕研读的,是《楞严经》。还有几个志同道合,一同研读《楞严》的朋友,其中最热心的是刘文化。刘文化曾特别到北京嘉兴寺去请《楞严经》回来大家阅读。到后来他就有了出家的心愿。四十岁时,曾到北京附近的怀柔县红螺山资福寺,向宝一老和尚请求出家,但宝一和尚没有接受。到了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年),他已经四十三岁了,感觉到人命在呼吸间,世网萦缠,终无了期,便毅然放下一切,假藉回家修坟墓,就这样离家到了天津。
        他到天津的清修院,找到一位他在红螺山认识的清池和尚,要求出家,清池以他已研究佛经多年,应该拜一位尊宿为师,就带他到涞水县的高明寺,求纯魁禅师代他已入寂的师兄魁印禅师收倓虚大师为徒弟。这位俗名王福庭的中医先生,就在高明寺剃度出家了。剃度后,仍随清池回到天津清修院,他虽然年已四十多岁,但未受过戒,仍是沙弥身分,在清修院打鼓撞钟,收拾佛堂,打扫院子。
        倓虚大师出家那一年的秋天,宁波观宗寺的谛闲法师传戒,倓虚大师认为机会难得,南下宁波,在观宗寺受具足戒,受戒后就留在谛闲老法师所办的佛学研究社,学习天台教法。他在社学习期间,发愤忘食,十分努力。很受到谛老的重视。事实上,谛老也因为弟子多是南方人,北方佛法衰微,他希望能培育出几位北方弟子,以复兴北方的佛教。
苦修学法
        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三月,北京的佛教居士们发起「戊午讲经会」,推徐蔚如居士专程南下,请谛闲老法师到北京讲《圆觉经》。谛老以倓虚大师是北方人,带着他去,语言沟通上方便些。另外同去的,还有仁山法师和戒莲法师。谛老在北京,一部《圆觉经》讲了三个多月,蒋维乔和江味农两位居士记录了一部讲稿,谛老为之题名为《圆觉经亲闻记》。七月间,谛老师徒南返,交通总长叶恭绰、铁路督办蒯若木合赠了二仟银元,其它居士也各有馈赠,谛老后来以这笔钱把观宗寺的「佛学研究社」,改为「「观宗学社」,成为一所很有名的僧教育机构。这次的北京之行,倓虚大师也和叶恭绰、蒯若木、蒋维乔、江味农、徐蔚如等诸大居士缔交。以后他的弘法事业,得到这些人的护持与支持。
        倓虚大师回到观宗寺,在观宗学社又苦学了两年。民国九年(一九二○年)秋间,三年修学期满,辞别谛老行脚参访,与观宗寺派往北京请藏的禅定和尚同行。禅定和尚为了筹募请藏时要缴的印费,偕倓虚大师向段祺瑞募化了一千元。以后请藏的事有禅定办理,倓虚大师应北京佛教筹赈会主任马冀平之请,到河北的井泾县讲经。请经结束,回到营口,探视先前一同研究《楞严经》的朋友和妻儿。后来他的妻子也皈依念佛,第四个儿子王维翰也发心出家,就是后来在北京极乐寺任住持的大光法师。
        他和禅定和尚到北京时,原本是禅定和尚介绍他到奉天的万寿寺协助方丈省缘和尚办僧学,结果到了营口,他早先宣讲所的朋友和一同研究《楞严经》的朋友,如王志一、陆炳南、于春圃等,都鼓励他留在营口弘法,大家支持他建立一所楞严寺,以为他们当年共同研究《楞严经》的纪念。因缘诚然不可思议,他那班朋友都没有什么经济力量,但无意中得到一位信佛的善士姜轶庵资助,以六千元买下一块七十亩的土地,这样建寺的事就有了头绪。但以建筑费一时尚无着落,他先到奉天万寿寺去办僧学堂。在东北他又认识了几位居士,都捐了钱,陆炳南等人在营口也找到一些慈善人士捐助,这样楞严寺就开始兴建了。前后经过了十年之久,一所具有相当规模的楞严寺竣工了。倓虚大师不去任住持,他推荐了时任宁波天童寺方丈的禅定和尚,到营口楞严寺充任十方选贤的首任住持。
        另一方面,他在奉天万寿寺佛学院任主讲,前后三年,讲完《佛遗教经》、《四十二章经》、《八大人觉经》等十部经,其间到过东北如哈尔滨、海城等大城市去讲经,还收了许多皈依弟子。东北以往没有讲经的法师,他是开风气之先的人物,这使他在东北声誉日着。
建寺弘法
        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年)放寒假后,倓虚大师在万寿寺主讲三年已满,应哈尔滨信众之请,讲《楞严经》。这时,佛教的大护法朱子桥将军,担任东北护路总司令兼哈尔滨特区行政长官,开会欢迎他。哈尔滨有一位时任中东铁路稽查局长的陈飞青居士,早在一年多前就和倓虚大师商议过,要在哈尔滨建一所寺院。这时他到了哈尔滨,机缘成熟,建寺的工作已经开始,他就出任了这座「极乐寺」的首任住持,并负起继续兴建的责任。
        极乐寺的兴建,在朱子桥、陈飞青、以及北京的叶恭绰等大护法的支持下,工程进行得很顺利,到民国十三年(一九二四年)八月就全部竣工了。不但如此,还在山门内两侧空地上建了十多间瓦房,办了一所极乐寺佛教学校。
        倓虚大师在极乐寺担任了六年住持。其间,营口的楞严寺还没有竣工,在长春又兴建了般若寺。奉天万寿寺的佛学院、北京弥勒寺的佛学院也都请他去讲经。他就在这几个地方往来忙碌。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年)四月间,还在极乐寺传了一次戒,请宁波观宗寺的谛闲老和尚到了东北,担任得戒本师和尚。倓虚大师在观宗寺的观宗学社受学时,谛老以他系北方人,在社中品学兼优,对他十分重视,目的就是希望他将来能在北方弘扬佛法。如今他果然达到了老和尚对他的期望,十分欢喜,亲写了一统嫡传天台宗第四十四代法卷传给他,倓虚大师于此继承了天台宗的法嗣。
        传戒结束,送走了谛闲老和尚,他六年住持期满,准备退座,与地方诸大护法开会,推多年在极乐寺协助他办事的定西法师继任住持。定西法师就是与他在营口一同研究《楞严经》的于春圃居士,依宝一老和尚出家,初名如光,后来改名定西。
交卸了哈尔滨极乐寺的住持,倓虚又到长春去忙般若寺的兴建。般若寺兴建的起因,是早在他数年前到长春讲经时就种下了。那次他在长春讲《金刚经》,地方护法居士丁树敏、张子元、马靖东等发起建寺。以建寺之缘由于讲《金刚经》,所以就定名为「般若寺」。但由于筹款不易,工程断断续续。中间一度因为长春开马路,原先建的为社会局赔款征收,又选了一块地重建。有一位早年在奉天万寿寺作学僧的澍培老法师,在般若寺协助照应。
        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东北发生九一八事变,日本军占领东北,倓虚大师以般若寺工程未了,一时不能脱身。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二月,他接到朱子桥由西安发来的电报,促他到西安去弘法,他把般若寺的工程交由澍培法,偕同一位景印涵居士经北京到西安去了。
        那时西北的佛教有两位大护法,一位是辞官不作、专办赈济事业的朱子桥居士,一位是陕西当地人,曾任过财政厅长的康寄遥居士。那时西北的佛教十分衰微,由于朱、康两位居士的提倡,加以倓虚大师到西安讲经,还和当地的一位华清法师在大兴善寺办了一所佛学院,所以西安的佛法一时有兴旺起来的迹象。他在西安停留了半年多,由于七月谛闲老和尚在观宗寺圆寂,他接到通知称九月发龛,要他务必参加,他就离开西安到宁波去了。
        到宁波奔过谛闲老和尚的丧,叶恭绰居士在上海设斋欢迎他,席间叶居士请他到青岛去兴建一所寺院。青岛早年是一个小渔村,后来辟为商埠,就日益繁荣。德国人占驻后,大力建设,使青岛成为国际商港。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叶恭绰和陈飞青两位居士到青岛避暑,见青岛市面繁荣,耶稣教和民俗外道盛行,独独没有中国寺院。他和当地人士开会讨论,要在青岛兴建一所寺院,他并当场认捐一万元。青岛市长胡若愚还拨了一块公地。叶居士那时曾函约倓虚大师到青岛去负责筹建,倓虚大师以长春般若寺工程未完而辞谢了。这一次在上海见面,叶居士旧话重提,倓虚大师推辞不得,就承担了下来,这就是他到青岛去开创湛山寺的因缘。
        青岛的湛山寺,规模极其庞大,自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年)动工,直到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才告一段落。这其间,有无数的佛教信士发心施助,众志成城。最感人的,是一位军人出身的王金钰居士。他独任了兴建大殿的费用,还把他青岛市区一幢高级住宅,捐给湛山寺作为精舍。还有佛学家周叔迦居士,他们弟兄几个捐建了湛山寺的药师塔和藏经楼。一位台湾人林耕宇居士,独立建了山门,并捐款数十万元,做了寺内各大殿的台阶、栏楯等环境工程。可是到了湛山寺工程完成的时候,大陆内战也糜烂不堪,三十七年(一九四八年)三月底,倓虚大师离开青岛,经上海到了香港,从此未再回过湛山寺。
赴港传法
        倓虚大师赴港的因缘,也是由叶恭绰居士而起。民国三十七年(一九四八年),大陆许多学僧逃难到香港,无所归依,有些被诱入了基督教的道风山宗教研究院。后来,乐渡法师发现早年宝静法师创办的「弘法精舍」空置未用,乐渡与精舍董事王学仁、黄杰云、林楞真等,一同找到了在港隐居的叶恭绰居士,相商在弘法精舍设立佛学院,以收容在港学僧,请倓虚大师主持。后来由叶恭绰和乐渡分别致电青岛,倓虚大师始由山东飞锡南下,在弘法精舍中设立了「华南佛学院」。
        佛学院由叶恭绰、王学仁、黄杰云、楼望缵、林楞真五位居士组成董事会,每月支持佛学院经费港币一千元。倓虚大师任院长兼主讲,原预定收学僧十名,后来以大陆涌入香港的学僧过多,都想进入佛学院,这样就增加到二十一名。倓虚大师要求董事会每月又增加了三百元的经费。学僧们种菜打柴,以补经费之不足。倓老已是七十六岁的高龄,除授课外,每星期日到东莲觉苑讲《法华经》。
        一九五二年,第一届学僧毕业,倓虚大师向董事会辞院长职。董事会恳留,佛学院又续办了第二期,也招收了二十多名学僧,到一九五四年毕业,老和尚已八十岁,再向董事会辞职。各董事恳请老和尚常住弘法精舍,佛学院改为研究性质,学僧在院以自修为主。
        一九五八年,老和尚创立了「中华佛教图书馆」,搜购得七部<大藏经>及散装经书二万余册,全日开放,任人借阅。这时老和尚已八十四岁,每星期日在图书馆讲《楞严经》,风雨不误,而听众座无虚席。
        一九六三年春间,一部《楞严经》讲完,又应四众之请,继续讲《金刚经》。讲到夏历五月,感到身体疲惫,气弱胃呆,饮食减少。《金刚经》讲到第十七分就停讲了。夏历六月初一,渡过了他八十九岁的生日,二十二日下午,在大众念佛声中,结跏趺坐入寂。时为一九六三年八月十一日。世寿八十九岁,僧腊四十六年。
        倓虚大师一生所兴建的寺院,除前述的营口楞严经、哈尔滨极乐寺、长春般若寺、青岛湛山寺外,经他手复兴的,还有吉林的弥陀寺、天津的大悲院、沈阳的般若寺、永安寺等。他所兴建的寺院,均附设有佛学院。他一生设立的佛学院有一十三处之多,而他在国内造就的僧才及度化出家的僧伽,难以数计。
        倓虚大师一生对佛教最大的贡献,是复兴东北佛教,使东北缁素两众闻知正法。倓虚法师是近代佛教的教育家,著述甚多,主要的有《金刚经讲义》、《心经义疏》、《心经讲义》、《大乘起信论讲义》、《天台传佛心记释要》、《始终心要义记》、《普贤行愿品随闻记》、《楞严经讲义》、《影尘回忆录》等,后来为弟子辑为《湛山大师法汇》行世。
 
  • 倓虚大师
  • 倓虚大师
  • 倓虚大师
  • 倓虚大师

澍培老法师:

       澍培老法师(1897-1986)是倓虚大师的门徒,曾协助倓虚大师兴建长春般若寺,并出任首任住持,弘法利生,培育僧才。于1986年12月8日(农历十一月初八)上午10点30分在长春般若寺安祥示寂。世寿91岁,僧腊75年,戒腊67年。生前为吉林省佛教协会会长,长春般若寺方丈,吉林省政协委员。


澍培法师 - 受戒学法

       长春般若寺

       民国十年(一九二一年)以後,倓虚大师在东北弘化,十馀年间,先後创建哈尔滨极乐寺、长春般若寺、营口楞严寺,并复兴沈阳般若寺、吉林观音古刹。其间,他有两位得力的助手,一位是俗家名于泽甫的定西法师,是倓虚大师未出家前的朋友;一位是俗家名包鸿运的澍培法师,是倓虚大师在沈阳办佛学院时的学生。澍培老法师即是长春般若寺创立後的首任住持。

       澍培老法师,俗家姓包,名鸿运,生于清光绪二十三年(一八九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出家後法名澍培,号念根,晚年自号卧云庵生。他是蒙古族人,落籍於辽宁省朝阳县。他的父亲名宪儒,母亲敖氏。

       他幼读私塾,勤奋好学。十六岁时,在锦州毗卢寺依洪宽老和尚剃度出家,在毗卢寺撞钟击犍,礼佛诵经。民国九年(一九二○年),年二十四,在沈阳万寿寺受具足戒。万寿寺住持省缘和尚,有心办佛学院,苦无授课的法师。宁波观宗寺的禅定法师,介绍观宗学社出身的倓虚大师去任教,该院於民国十年(一九二一年)四月八日开学,澍培老法师很自然的也进入佛学院,做了倓虚大师的学生。澍培法师在佛学院受学三年,跟随倓虚大师学了十部经∶《遗教经》、《四十二章经》、《八大人觉经》、《金刚经》、《弥陀经》、《地藏经》、《楞严经》、《教观纲宗》、《般若心经》、《始终心要》。澍培老法师天资聪颖,敏而好学,三年间获益良多,学力大进。

       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年)底,佛学院三年期满,学生毕业,倓虚大师到哈尔滨讲经,以朱子桥居士之助,创建极乐寺。这时,澍培老法师回到锦州毗卢寺。民国十四年(一九二五年),倓虚大师应北京柏林寺之请,到柏林寺讲经。赴京途中,路过锦州,澍培老法师的师父洪宽老和尚向倓虚大师推荐,请带澍培老法师到北京听经。这样,澍培老法师就跟著倓虚大师到了北京。倓虚大师在北京柏林寺讲《楞严经》,三个月圆满後,本想赶回哈尔滨,适北京西直门内的弥勒院没有住持,张景南、马冀平等居士挽留倓虚大师在弥勒院办佛学院。倓虚大师拒之不得,就在弥勒院办起「弥勒佛学院」,招了二、三十名青年学僧,倓虚大师讲佛经,请何一明居士教国文,倓虚大师的另一个徒弟台源办总务。澍培老法师二度重读佛学院,又学习了三年。由於他是二次重读,功课熟,人又用功,所以学业一直名列前茅。三年毕业,倓虚大师推荐他到北京普济寺的佛学院任教务主任。

       澍培老法师在普济佛学院任教三年,诲人不倦,深受学生敬爱,也得倓虚大师的器重。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他受倓虚大师的付嘱,为天台宗第四十五代法嗣,倓虚大师为他说的传法偈是:念念观实相,根根脱六尘。澍滋甘露雨,培养未来人。

澍培法师 - 讲经弘法

       倓虚大师於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在长春创建般若寺,工程断断续续,建了十年犹未完成。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二月,朱子桥居士约倓虚大师到西安讲经,倓虚大师就召澍培老法师到长春,把般若寺的工程交给澍培老法师照料。七月,谛闲老法师在宁波观宗寺圆寂,倓虚大师由西安赶回宁波奔丧,约澍培老法师到上海等他。倓虚大师料理完谛闲的丧事,回到上海,带著澍培老法师到青岛,会见佛教大护法叶恭绰居士,商议在青岛兴建湛山寺的事。叶居士已在青岛捐到两万多元,湛山寺第一期工程要开工,就暂由澍培老法师照料。没有多久,湛山寺工程交给别人管理,澍培老法师又回到长春般若寺。

       长春般若寺已经兴建完成,在倓虚大师的推荐下,澍培老法师出任般若寺首任住持。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三日,举行升座典礼,地方官绅信徒道贺者络绎不绝,盛况一时。以後数年,般若寺在澍培老法师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寺宇雄伟壮观,佛像庄严殊胜,成为东北一大名刹。

       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般若寺首度传戒,倓虚大师由青岛赶来,担任得戒和尚,戒子多达一千多人。澍培老法师於传戒之後,在新戒弟子中选出六十名较优秀的青年,在般若寺办了一所佛学院,施以六个月的佛学讲习。前後办了六期,为东北佛教培养三百多名初级僧才。後来他又从佛学院的学生中,选出了几十名成绩优良者,做研究生。这一批研究生中,有不少後来很有成就的,到美国、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地弘法。如美国的乐渡法师、香港的永惺、觉光、洗尘、瑞涛、智开、智梵诸师,早年都是出身於般若寺的佛学院研究班。

       以後几年,澍培老法师除住持般若寺外,并到东北各地讲经弘法,如在扶馀县如来寺、泄南县慈云寺、东丰县观音寺、绥化县法华寺、沈阳般若寺、哈尔滨极乐寺,以及辽阳、凌原、丹东、兴城、辽原、庄河等地都讲过经。他在长春般若寺还办了小学和幼稚园,教育附近民间贫困人家的儿童。

       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到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年),澍培老法师到青岛湛山寺附设的佛学院担任主讲,其间仍抽暇到各地讲经,并朝礼五台山,参观山西云岗石窟,并且远到甘肃天水讲《金刚经》、《普门品》。

       民国三十七年(一九四八年)夏天,倓虚大师应时寓香港的叶恭绰居士之约,到香港筹办华南佛学院。民国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年),定西、乐果二人也到香港去了,未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澍培老法师回到东北,在吉林观音堂、哈尔滨极乐寺等处挂单。一九五三年,他二度朝礼五台山,并参加大同南善寺七月十五日的盂兰盆会,留在寺中讲了一段时间的经。一九五四年,他又应甘肃天水佛教协会之邀,到甘肃讲经。在回途上,又留在西安卧龙寺讲了一段时间的经。一九五六年十月,他重回长春般若寺出任方丈。

澍培法师 - 培育僧才

       「十年浩劫」事起,澍培老法师也受到冲击。一九八○年,澍培法师八十四岁,出任「文革後般若寺第一任方丈,吉林省佛教协会会长,吉林省暨长春市政协委员。」重任方丈,给他机会修复他五十年前亲手监造的般若寺。重任般若寺方丈的澍培老法师,以八十四岁的高龄,冒着酷暑,亲自到浙江东海迎请二十多尊佛像,敬奉於长春般若寺中。般若寺中原来的佛像是文革时期被破坏了。

       澍培老法师一向重视僧才教育,老来亦复如此。一九八一年,他送弟子成刚去南京栖霞山佛学院深造,送成勇到福建莆田广化寺随圆拙法师学律,送成福到北京中国佛学院深造。成刚毕业後,回到长春,接任般若寺住持。成勇一度出任广化寺方丈,并已退居。这些学生在外面学习期间,澍培老法师对他们关怀备至,写信鼓励他们刻苦向学,并以私人的「工资」分汇他们作为零用金。

       一九八五年,澍培老法师以近九十岁的高龄,在般若寺传了他一生中最後一次戒。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八日安详圆寂,世寿九十岁,法腊七十四年,戒腊六十六年。


 

成刚法师:

      

成刚法师(1944-2016),吉林长春人,曾任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吉林省政协常委,吉林省暨长春市佛教协会会长,长春般若寺方丈。 於佛历二五六零年农历六月初二日(2016年7月5日)早五点五十分在般若寺丈室预知时至安祥舍报,世寿七十三岁。僧腊36载,戒腊33夏。

       法师童年时代常去寺院乐闻梵呗经声,十五岁起坚持吃素,劝人放生。孝顺父母,不恋世俗,常思出离,恭敬三宝,倍于常情。1980年在长春般若寺依天台宗大德澍培法师出家。1981年到沈阳慈恩寺受三坛大戒,1982年在南京栖霞山佛学院学习深造后回到长春般若寺任方丈。

       法师以纯谈佛法,提倡正信,开佛知见的弘化理念。尽全部身心维护管理道场,坚持道风,生活朴素,不得买车,不收门票,不烧高香,僧人不设高间,不得在本寺以外做法,严格坚持冬禅夏坐。法师坚持以正信佛法引导学人放弃心上的贪、瞋、痴、慢,觉悟净化人心,慈悲向善。不纵欲苦求,不互相危害,促进了社会的安定团结和人民的吉祥幸福;在法师多年来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使经过岁月洗涤的长春般若寺,现已成为一座有组织、有作息、有威仪,老实本分,知足常乐,认真修行,堪能住持三宝,弘扬佛法,普渡众生的十方丛林。

       成刚法师自1983年住持般若寺以来,以言传身教引导后学,深入经藏,严谨修持,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为法忘躯,恢复道场,安住徒众。尤注重于弘扬佛法、普度众生。并于1992年创办般若讲堂,常年讲经,常随听法大众三百余人。法师尤为喜欢以佛学院教学的方式向大家讲解佛法,以朴实、有力、准确的语言把义理深奥的佛经变得通俗易懂,并契理契机地以理入,行入准则,以大乘实相之理为导向,最终导归净土为宗旨。二十多年来,不辍讲经及随机开示,从人天法的《三皈五戒》、《佛论家庭之道》,乃到大乘了义的《心经》、《大乘起信论》、《楞严经》,直至导归净土的《善导大师净土思想》等述义二十多册之多。法师在开解一心之法,实相之理,以及降伏其心的方便办法上有独到之处。法师的倾心力作有《般若法语》、《大乘了心法、大乘救心法、大乘安心法》、《大乘了心法语集要》、《无上正修行路》等,用以开发信众心志。所有书籍已付印出版,其讲法音像资料及与之相应书籍将陆续登录网站。

2016年7月5日早五点五十分,长老在般若寺丈室预知时至安祥舍报,世寿七十三岁。僧腊36载,戒腊33夏。长老菩萨行愿,毕生爱国护教,终生讲经,广弘教法,万众皈依,人天敬重,慈悲济世,救苦济贫,培育僧才,热心公益,功行卓著,赞莫能穷!奈何世缘已尽,示现无常,入大涅槃。

      祈愿长老不舍众生,乘愿再来!


 
  • 成刚法师
版权所有:长春般若寺
备案号:吉ICP备15001658号-1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长春大街377号
电话:(0431)88914771
  • 手机官网
  • 般若寺官方微信
  • 法师微信公众号
  • 般若影音土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