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宝阅读
返回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述义

讲述人:刚法师

  三世诸佛皆依悟明众生所具本觉佛性的实相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照破两种生死,而到达涅槃的彼岸。这是十方诸佛的共由之路,得成无上觉道的通途,是般若的妙力成就了三世诸佛,功能力用诚为不可思议。然此般若妙智人人本具,与十方诸佛无二无别。众生迷此而成烦恼,诸佛悟此而证菩提。佛乘愿来到世间设教,就是开示众生本具之般若妙智,令众生悟入而成就法身慧命也。所以佛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得成无上觉道后的第一句话就说:“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若众生皆能悟明本具之实相而通达一心,识破妄想,放下执著,即可面见本来之佛,了却旷劫大事,岂不快哉!以是之故,今特述此心经大义,以令法界有情,皆不失般若之利益也,是以为序。

学法沙门释成刚敬识
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二日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即护明菩萨,于此贤劫第九小劫半,人寿命百岁阶段,观察我们这个娑婆世界的众生机缘已经成熟,堪于接受佛法,所以我们的本师于此娑婆世界的第四天,即兜率陀天内院,乘愿来到世间设教,说法四十九年,大小三百余会,共说了经律论三藏十二部大法。佛于菩提树下得成无上觉道以后,受诸天人的劝请,而转大法轮。
佛的一代时教分为五时说法:
一、华严时,佛为教化诸大菩萨,皆得入佛一切智门,故首说华严,是名华严时。华严者,经名也,谓如来以万行因华,庄严法身果德也。时者,谓初说此经,如日照高山之时也。
二、阿含时,由二乘之人于前华严大法,不见不闻,如聋若哑,故佛改说小乘苦集灭道四谛法及说四阿含等经,令其悟入,是名阿含时。梵语阿含,华言无比法,谓世间之法无可比也。有四种阿含,即增一阿含、长阿含、中阿含及杂阿含也。时者,谓次说此经,如日照幽谷之时也。
三、方等时,盖由前二乘之人,闻四谛、阿含等小乘藏教法,便得少为足,以为究竟,故佛为令二乘之人皆回小向大,而弹偏斥小,叹大褒圆,说方等经典,是名方等时。众机普被曰方,四教并谈曰等。时者,谓次说方等诸经,如日照平地之时也。
四、般若时,前者二乘之人,由闻方等经典,而能回小向大,然其情执未能顿泯,故佛广谈般若空慧之法而淘汰之,是名般若时。梵语般若,华言智慧,乃经名也。时者,谓次说此经,如日照禺中之时也。
五、法华涅槃时,盖佛于前四时说法,调机纯熟,堪能悟入佛之知见, 故于法华会上称性而谈,开三乘之权,显一乘之实,亲宣妙旨无二无三,唯一乘实相,令上中下根,皆得悟入,咸蒙授记,此法华一经所以说也。犹有余机未尽,故佛在说法华之后,扶律谈常而说涅槃,以收尽无遗也,是名法华涅槃时。法即指一乘实相之法,微妙难思议,故曰妙法。华即莲华,比喻也,莲华乃华果同时,以喻此妙法权实一体也。涅而不生,槃而不灭,故曰涅槃。法华、涅槃二经名也,时者,谓正说此经,如日轮当午之时也。
  佛于第四时正说般若,共说《大般若经》六百卷,此《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摄取六百卷《大般若经》之要义,计二百六十字,言简义赅地把六百卷《大般若经》的奥旨收摄无遗。不仅如此,即佛的一代时教三藏十二部教典之要义妙旨,亦包括殆尽也,故此经实乃六百卷《大般若经》,乃至佛的一代时教三藏十二部教典的核心之要。般若乃成佛之母,能出生三世诸佛,如来为发大乘心者说,愿闻者同参密藏,究竟得作佛。
  今则先解经题,后释经文。题为一经之总,经是一题之别,题中之总纲既明,经内之别义自易。此题须分通别,前七字是别题,别在此经,与他经不同故。后一字是通题,通于诸经故。
  梵语般若,梵语即印度语也,以印度人自谓是梵天的后裔,故其语称为梵语。般若二字乃翻字不翻音,字是华文,音是梵音。译经家有五种不翻译,此般若所以不翻成智慧,属庄重不翻。以般若乃佛之智慧,世智辩聪亦称为智慧,实乃众生之妄情耳,是知智慧二字轻薄,尚不足以尽般若之义,故不翻之。若欲翻之,当翻妙智,或翻净慧,以是出世无漏法故。此般若妙智,人人本具,与十方诸佛无二无别。佛乘愿来到世间设教,就是开示众生本具之般若妙智,令众生悟入,而成就法身慧命也,所以佛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得成无上觉道后的第一句话就说:“奇哉!奇哉!大地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是知众生迷此而成烦恼,诸佛悟此而成菩提。若一切众生皆能悟明本具之实相而通达一心,识破妄想,放下执著,即可面见本来之佛,了却旷劫大事,岂不快哉!
  此般若妙智以实相为体,所谓实相者,即众生所具的本觉佛性是,此本觉佛性即是众生的本来心,亦即众生的本来佛,为三世诸佛所共证。此本觉佛性离一切相,不仅离世间相,离出世间相,而且自相也离,是究竟清净。众生欲要发明本具的本觉佛性,就不能起心去攀缘、妄想执著世间相与出世间相,乃至本觉佛性自相。以此本觉佛性如同眼目,不容他物,起念即失故,所以若起一心,即不隔而隔,就把众生与本觉佛性隔得十万八千里,是对面不相逢也。又由这一念生起,即遮挡本觉佛性,使心地阴暗,无所明了,故称无明。佛说:“狂心若歇,歇即菩提”。只要众生能把现前的这一念生灭心歇下来,则妄灭真露,慧日自然显发,普照法界一片光明,永无生死黑暗也。
般若,梵语般若,华言智慧,决定审理名智,造心分别名慧,谓诸菩萨于诸佛所,闻佛大乘了义之教,而悟明心地,得实相印。实相者,乃无相之相,即无一切虚妄之相也。印即印定之义,谓以实相印,印定一切法皆无相故。菩萨对于此理, 决定审察不谬,忍可于心, 爱乐随顺, 而不违逆,故能依实相的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照了一切法,皆是生灭、无常、可坏之性,如梦如幻,如露如电,如水中月,如镜中相,无我我所,当体即空,皆不可得,而能通达无碍,为众生种种演说,故曰般若,亦名智慧。
般若有三种:
一、实相般若,即指众生所具之本觉妙心,绝诸对待,离一切相,不仅离世间相,离出世间相,而且自相也离,是究竟清净,是名实相般若。
二、观照般若,即指依众生所具之本觉妙心的实相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照了诸法无一切虚妄之相,悉皆空寂,空亦不有,是名观照般若。
三、文字般若,文即能诠之文,般若即所诠之理,而此实相之理,非文莫显,所谓以义成文,以文显义者是也,是名文字般若。
般若乃极遣之词,他能遣除众生一切难遣之惑著。不仅能遣除世间相,解脱凡夫对世间一切事物的妄想执著,令其出离三界六道的分段生死。遣除出世间相,解脱二乘对出世间一切事物的妄想执著,令其出离三界外的变易生死。而且能遣除般若自相,解脱菩萨对般若自相的妄想执著,令其出离法爱,而究竟成佛。是般若成就了三世诸佛,诚为难可思议,愿闻者共效之,切莫失般若之利益也。
《般若经》云:“一切法不信,则信般若。一切法不生,则般若生”。谓若信一切法,则攀缘、妄想执著一切法,攀缘、妄想执著一切法,则随生死流。随生死流,即是众生。若不信一切法,则不攀缘、妄想执著一切法,不攀缘、妄想执著一切法,则不随生死流。不随生死流,即是入圣流,圣流即是佛,佛即是般若,故曰信般若。又一切法不生,则一切心不生,一切心不生,则清净心生,清净心即是般若,故曰般若生。
  众生信世间的一切法,所以被世间的一切法所拘,被世间的一切法所拘,所以不能出离分段生死。二乘信出世间的一切法,所以被出世间的一切法所拘,被出世间的一切法所拘,所以不能出离变易生死。佛不信世间的一切法,亦不信出世间的一切法,所以佛不被世间的一切法所拘,亦不被出世间的一切法所拘,所以佛能超越两种世间,出离分段和变易两种生死,得大自在。
  波罗蜜,梵语波罗蜜,华言到彼岸。是对此岸说有彼岸,此岸、彼岸是对待法,所谓对待,即相待而立,非实有也。法界众生由无始无明,而迷于所具之本觉佛性,所以用诸妄想,起惑造业,循业受报,故有流转,名曰生死,是为此岸。三世诸佛能返迷为悟,悟明所具之本觉佛性,依本觉佛性的实相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照见五蕴皆空,而出离分段与变易两种生死,名曰涅槃,是为彼岸。佛说一切法无我,我尚不有,生死涅槃更无所依据,是知生死涅槃本来不有,由心想生,是因为于其中加了一道妄想,所以才显出了生死涅槃的差别相。若离却妄想,则生死涅槃等空华者是也。如是不住生死,不住涅槃,无生死可了,无涅槃可证,此岸即是彼岸,生死即是涅槃,究竟显了,最为直捷,岂不快哉!
  多者,定也,谓菩萨所行,必定慧等持,互相策进,中中流入,发明本具之性定,故名为多。
  心者,集起义,即指真心被妄心覆盖,真妄和合之体,名阿赖耶识,此识能积集一切染净种子,发起现行故。
  佛在《楞严经》说两种根本:一是生死的妄本,即现前的生灭心是,一切生死、罪业、痛苦,皆依他而得建立,所以他是生死的体、罪业的体、痛苦的体。若离开现前的一念生灭心,则一切生死、罪业、痛苦,即无所依据,云消雾散,所以佛在《楞严经》里,七番破妄,是破之又破,直至无破可破,是妄心破尽。二是菩提真本,即众生所具之不生不灭的本觉佛性是,一切涅槃、性德、妙乐,皆依他而得建立。所以佛在《楞严经》里,十番显眼根见性是本有真心,是显之又显,直至无显可显,是真心显了。如是妄心破尽,真心显了,是妄灭真无,山穷水尽,生死无路,唯当下住足,将心歇去,大事毕矣。
  然本觉妙心,人人本具,生佛平等。众生迷此,而认妄为真,故枉受生死。诸佛悟此,依之修行,而成等正觉。今蒙大觉世尊的开示,而悟明心地,本来是佛,故能返妄归真,是知此心的指众生所具之本觉妙心也。佛意欲令一切有情,皆得悟明,当下识取,究竟发明,故名心也。
  经者,梵语修多罗,华言契经,谓上契诸佛之理,下契众生之机,具有贯、摄、常、法四义。贯者,谓贯穿所应知义理;摄者,谓摄化所应度众生;常者,谓三世不能易其说;法者,谓十界所应遵其轨。又经者径也,即修行成佛之路径,从因地到果地,必依此经所说实相之理。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透过五蕴山,而契实相本体,方登妙觉,故曰经也。
一、此经以实相为体。体者主质义,佛已证得本具之实相,而得成无上菩提,是知佛以实相为主质,故实相即佛之体也。般若乃成佛之母,能出生三世诸佛,故曰此经以实相为体。
二、本经以观照为宗。宗者要也,谓此经以观照为要务也。佛虽本具,非修不证,所谓修德有功,性德方显者是也,即以实相的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方能透过五蕴山,开拓出佛的境界,故曰以观照为宗。
三、此经以出苦为用。用即功能力用也,谓般若之妙用不可思议,能转生死为涅槃,化烦恼成菩提,令法界众生彻底拔出生死苦根,毕竟得安乐,故曰以出苦为用。
观自在菩萨。
  此文示明能观之人即观世音菩萨,过去为正法明如来,为了普度众生,是代果行因,现菩萨身,以果地觉,行因地事。无始劫来,观世音菩萨即发了无上菩提之心,誓愿救度一切众生,同出苦轮,共入极乐。于百千万亿诸菩萨中,观世音菩萨与文殊、普贤、地藏一样,位居等觉,是上首菩萨。观世音菩萨是大慈大悲,广大灵感,有求必应,随类应现,难行能行,难舍能舍,难忍能忍。在行菩萨道中,与娑婆世界的众生结下了深厚的因缘,是家喻户晓,老幼皆知,为娑婆世界众生所赖,成为娑婆世界的大救星,是刹那也不能离也。
佛在《楞严经》里明确开示,是众生所具的本觉佛性映在六根,在眼根称见性,在耳根称闻性,在鼻根称嗅性,在舌根称尝性,在身根称触性,在意根称知性。于六根虽称六性,实则一本觉佛性也。由于六根得到了本觉佛性的执持,所以六根才有增上作用,眼能观色,耳能闻声,鼻能嗅香,舌能尝味,身能触觉,意能知法。然众生迷于六根之性,故不能当下识取,反而认物为己,循尘流转,放纵六根,攀缘六尘,生种种心,起种种分别,发种种憎爱,作种种取舍,造种种业,受种种生死之报,不得自在。
  观自在菩萨,即指百千万亿恒河沙劫之前,古观音如来开示观世音菩萨,耳根之闻性,即是不生不灭的本觉佛性。以众生在迷,不能当下识取,反而认物为己,放纵耳根去攀缘、随顺声尘,故有流转,不得自在。汝当旋转闻根与声尘相脱,返过来以闻自己之闻性,即可面见本来之佛,是性成无上道也。观世音菩萨遵照古观音如来的教令,专修耳根法门,乃从耳根闻性之妙理,起始觉观照之妙智,以妙智照妙理,而解六结,即动结、静结、根结、觉结、空结、灭结是也。越三空,即我空、法空、俱空是也。获二殊胜: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觉妙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以观世音菩萨不自观音,即不随声尘所起知见,而以观观者,即返照自性,不起知见,则无所妄。如是则一切真寂,无复苦恼,故能令受苦众生蒙此真观,即得解脱也。

发三用,即三轮不思议业用:

一、身轮不思议业用,即一身能现无量身,应以何身得度,即现何身而为说法,是随类应现也。

二、口轮不思议业用,即一口能说无量法,应以何法得度,即说何法,皆契理契机也。

三、意轮不思议业用,即一意能鉴无量机,众生根性不同、乐欲不同,或乐有为,或乐无为,或乐世间,或乐出世间,菩萨鉴机既定,乃为现身说法也。轮有运载义,菩萨以此三轮入诸国土,无刹不现身,载诸有情,同登觉岸,成就诸佛应所作事,得大自在,此自度自在也。又菩萨得无作妙力,成就三十二应、十四无畏、四种不可思议,随缘应化,得大自在,此度他自在也。菩萨于自度得自在,于度他得自在,故名观自在也。菩萨,梵语菩提萨埵,华言觉有情,以利益众生为体,所谓大道心众生是也。
  佛说:“不为自己求安乐,但为众生得离苦”,所以菩萨发心学佛,修无上觉道,就是为了提携法界众生出离苦轮,为众生而勤修戒定慧,为众生而常行六度四摄,为众生而难行能行、难舍能舍、难忍能忍。菩萨就是以度众生为己任,每发一念,必济众生,决不为我设一计,菩萨无自己的事情可做,唯为利益众生而无休息也。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此文示明菩萨之行,行即修行,深即深入。谓观世音菩萨遵照古观音如来的教令,专修耳根法门,乃从耳根闻性的实相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以真智照真理,深入地观照,故曰行深。
梵语波罗蜜,华言到彼岸,谓由观照功夫转深,真智自然契入真理,则是复本心源,究竟清净,彼岸不期自至也。
多者,定也,梵语三昧,华言正定,即本具之性定也。
时者,即菩萨定慧均等,寂照不二,观听圆明,自在无碍之时也。
  照见五蕴皆空。
  此文示明观行之境,照即般若之智照,见即离一切相之真见,非同众生病目之迷照,认物为己之妄见也。
五蕴者,即色受想行识也,蕴即积聚义,谓由积聚色受想行识之五法,以成此色身,复因此色身,积聚有为烦恼等法,能受无量生死之苦,故曰蕴也。亦名五阴,阴者覆盖义,又因积聚此五法,能覆盖真性,使心地阴暗,无所明了,故名阴也。
一、色阴,色即质碍之义,谓由眼耳鼻舌身意诸根成此色身,和合积聚,覆盖真性,故名色阴。
二、受阴,受即领纳之义,谓六识领纳六尘而有六受,和合积聚,覆盖真性,故名受阴。
三、想阴,想即思想之义,谓意识思想六尘而成六想,和合积聚,覆盖真性,故名想阴。
四、行阴,行即迁流造作之义,谓因意识思想诸尘,造作善恶诸行,和合积聚,覆盖真性,故名行阴。
五、识阴,识即了别之义,谓以眼耳鼻舌身意六种之识,于诸尘境上,照了分别,和合积聚,覆盖真性,故名识阴。
佛说一切法无我。因众生在迷,于本来无我的一切法中,强立主宰,妄计为我,我既妄立,则一切法皆为我之所有,又于本来无有我所的一切法中,妄立我所,即僧肇大师所谓:“我为万物主,万物为我所”者是也。由于众生妄执五阴身心为我,是我之所在,是我之全体,为我所有,所以就覆盖了真性,本具的智慧、光明、妙用不得显发,使心地阴暗,无所明了,而惑业炽然,循业受报,为众苦所烧,痛烈难忍。
  《楞严经》云:“五阴虚妄,本无五阴”。虚即不实,妄即不真,根本就不存在,如同梦幻,不是醒来,梦境才空,即正在梦中,梦亦不实,当体即空,本无所有。人生如梦,不是众生觉悟之后,五阴身心才空,即正在迷执五阴身心的时候,五阴身心亦未尝有,一句话是五阴身心不因迷而有,不因悟而空,五阴身心尚且不有,则说五阴身心有,五阴身心空,皆成戏论也。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向法界众生揭示了事情的本来面目,令在迷的众生,当下识取,切莫他寻。
此照见五阴皆空的“空”字,非是对有说空之顽空,而是超越空有之真空也,如是心不住有,亦不住空,是心无所住,即令众生无生死把柄可抓,当下得解脱也。
  度一切苦厄。
  此文示明观照之实效。
度者脱也,即化导归正之义,即解脱也。
一切者包括无余之义,即无遗漏也。
逼迫为苦,灾难为厄,即指三界内六道众生的分段生死,三界外声闻、缘觉的变易生死,即是法界众生的大灾难,无时不在逼迫众生的身心,使众生受无量苦,故曰苦厄。
苦者逼迫义,即逼迫身心也。身为苦本,即苦的根和本。每天无量诸苦向身心逼迫来,是愿意受也得受,不愿意受也得受,非受不可,只要有这块罪累,即逃脱不了苦的逼迫。
一、生是苦。谓众生于中阴阶段,由一念贪爱之心,揽父母之遗体,于母腹中受胎,内热煎煮,身形渐成,处生脏之下,熟脏之上,如同牢狱,不得自由,十月出胎,冷热之风吹身,及衣服等物触体,肌肤柔嫩,如被物刺,又人有富贵贫贱,相貌有美丑残缺,是为生苦。
二、老是苦。人到老年,气血衰败,现衰老相,发白面皱,耳聋眼花,精神恍惚,语言颠倒,四肢瘫软,行动困难,生活不能自理,无可奈何,是为老苦。
三、病是苦。由妄心起动,或寒暑相侵,引起四大不调,百病俱发,恶疾缠身,不得自由,是为病苦。
四、死是苦。人临命终,神识溃乱,六根无主,四大坏散,风刀割截,舍报归冥,无处希望,阎罗殿上,战战兢兢,是为死苦。
五、求不得苦。有所愿求,即愿望和求取,但得不到满足,求与得中间总有差距,令心悬忧,而不得安,是为求不得苦。
六、爱别离苦。亲人故去了、别离了,不因至亲至爱就不故去、不别离,爱还得别离,是为爱别离苦。
七、怨憎会苦。怨家会到一起,格外瞋恨烦恼,甚至要骂、要打、要杀,本求远离,反而相集,是为怨憎会苦。
八、五阴炽盛苦。由色受想行识这五种虚妄之法,覆盖真性,使心地阴暗,无所明了,而聚集生老病死等苦,是为五阴炽盛苦。
九、苦苦。众生之五阴身心,性常逼迫,本来是苦,再加上外来的天灾人祸、寒暑刀兵,是苦上加苦,是为苦苦。
十、坏苦。世间的众生认为升官发财是乐事,其实升官发财正是苦的体,因为妄境现前了,唆发了自己的妄想,所以高兴一时,以后因缘变化了,官也失了,钱也丢了,是乐极生悲,还是苦,是为坏苦。
十一、行苦。人从生的那天起,即刹那地往衰老、死亡、坏烂的方向移动,世间叫变化,佛门叫无常。这种密移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每时每刻都不停地进行,是新新不住。我说话的后一刹那,再找前一刹那此时此刻的形相已经没了,因为后一刹那又比前一刹那,更加接近衰老、死亡和坏烂。说这个人已经发白面皱,现衰老相,是不是突然这样呢?不是。是经过几十年的变化,变化得明显了,说这个人老了,这就是无常。生住异灭,迁流不息,性常逼迫,是为行苦。
人从生的那天起,到死的那天止,就是一个充满痛苦的过程,根本就没有乐。过去的几十年是苦,现在正受用的时间是苦,再过几十年还是苦,在长春是苦,到鸡西还是苦,这个苦充满了整个时间和处所,是时时处处都是苦。佛说娑婆世界是个苦海,言不虚也,是举体皆苦,无所不苦,若有一滴水是甜的,佛即不说是苦海。
佛又说:“日可令冷,月可令热,苦谛实苦,不可令乐”。是知举三界六道的全体,即揭示了一个苦字,更没有其他。是故当知苦即离,切莫希望,所以者何?以众生在迷,贪著、攀缘、妄想执著世间与出世间的一切事物,在这一切虚妄之相上起纷争,即引起自己心上的纷争与众生之间的纷争,有纷争即有斗乱,有斗乱即有危害,有危害即有罪业,有罪业即有生死,有生死即有痛苦,这种恶性循环是愈演愈烈,虽久经劫数,然至今未已。此之所致,不从天降,不由地长,亦非人与,是自作孽还自受也。由众生在迷,不能自返,故我佛大慈,特说金刚般若以平息之。以般若之功能力用不可思议,能荡相遣执,令心无争,无纷争则无斗乱,无斗乱则无危害,无危害则无罪业,无罪业则无生死,无生死则无痛苦,所谓慧日之下,无有暗处者是也,是名为离。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此文示明,空色不二。
舍利子,即佛的十大弟子之一,大智舍利弗是也。梵语舍利弗,华言鹙子,以其母眼目伶俐,如同鹙鹭,舍利弗因母得名,故云舍利弗,弗即子也。舍利弗初在母胎,即能寄辩于母口,七岁即登论台,而胜各国论师,后从沙然梵志学道。沙然去世后,以闻佛因缘之教,心得开解,从佛出家,证阿罗汉道。在般若会上,舍利弗问观世音菩萨,若欲修学甚深般若法门,当云何修学?观世音菩萨应舍利弗之问,而说此《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故呼舍利子而告诉他,应当这样修学甚深般若法门,即以下之全部经文是。
色是质碍义,即指一切物质世界而言,凡是有形状、有相貌、有颜色,看得见、摸得着的一切物质,皆称为色。如青、黄、赤、白、光、影、明、暗、烟、云、尘、雾、空,此十三种名为显色,以其显现为色故也。长、短、方、圆、粗、细、高、下、正、不正,此十种名为形色,以其形量为色故也。取、舍、屈、伸、行、住、坐、卧,此八种名为表色,以其表彰为色故也。又眼、耳、鼻、舌、身、意为内色,色、声、香、味、触为外色等是也。
  然由众生在迷,不知道这一切色,即一切物质世界,皆是生灭、无常、可坏之法,如梦、如幻、如露、如电、如水中月、如镜中相,当体即空,无我我所,了不可得,而执为实有,贪著不舍,起惑造业,循业受报,流转生死,苦不堪言。譬如梦幻,不是醒来,梦境才空,即正在梦中种种执著,梦亦不实,当体即空,本无所有,是知梦不异空,空不异梦,梦即是空,空即是梦。又如掘地一尺,则有一尺虚空,掘地一丈,则有一丈虚空,是虚空本在地中,并非掘地之后,另有虚空从外而入,是知地不异空,空不异地,地即是空,空即是地。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是事情的本来面目。然而在迷的众生,不能按照事情的本来面目去认识事物,错谬地认为色空相异,而不相即,色在空外,空在色外,人为地把色之与空,空之与色对立起来,而分河饮水,致令凡夫执色为实,被色所碍,不能出离分段生死。二乘执空为真,被空所碍,不能出离变易生死。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为了向法界众生揭示事情的本来面目,令他们能从执色执空的生死系缚上面解脱下来,故招呼舍利弗而告之曰,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令其当下识取,就路还家,不遭委曲也。
  色不异空,以色是幻色,体性空寂,非实有也,故不障碍于空,是故一切空所以能在诸色中建立也。空不异色,谓空是真空,真空不空,非顽空也,故不障碍于色,是诸色所以能在一切空中发挥也。
  色即是空,谓幻色当体即是真空,故以空夺色,则色泯。空即是色,谓真空当体即是幻色,故以色夺空,则空泯。如是互夺两亡,色空俱泯,则众生于色于空这两种虚妄之法,即没有攀缘处,没有取舍处,没有憎爱处,当下得解脱也。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前者观世音菩萨,已就五阴中的色阴一法,向舍利弗明确开示色与空的正确关系,令其悟明,发起正念观察,借以解脱色阴对自己的系缚。
  此文示明,不仅色阴是这样,色空不异,色空相即,而且受阴、想阴、行阴、识阴这四种心法也是这样。是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想不异空,空不异想,想即是空,空即是想;行不异空,空不异行,行即是空,空即是行;识不异空,空不异识,识即是空,空即是识。如是这样正确认识,这样正念观察,即能像解脱色阴系缚一样,而解脱受阴、想阴、行阴、识阴之系缚也。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此文示明五阴之法体。
  观世音菩萨又呼舍利弗告诉他,是五阴诸法,当体即是真空实相,所谓真空实相,即众生所具之本觉妙心也。此本觉妙心离一切虚妄之相,不仅离世间相,离出世间相,而且自相也离,是究竟清净,故曰是诸法空相。又此诸法空相,即般若实相,绝诸对待,天然如此,不是谁能使令他这样,也不是谁能使令他不这样。是惑不能染,故无法生,智不能净,故无法灭,故曰不生不灭;是迷不能垢,悟不能净,故曰不垢不净;是净不能增,染不能减,故曰不增不减。
  般若实相之理,譬如摩尼宝珠,五阴如珠所现五色,其色之现也不生,其色不现也不灭,映现污泥而不染,映现清水而不净,映现万相而不增,映现一相而不减,任从万变纷纭,体本如如不动,又安有生灭、垢净、增减之可得耶?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此文示明本无五阴,无即不有,不有即空义。是故二字乃承上启下之词。空中即指无有生灭、垢净、增减的真空实相之中,亦即众生所具的本觉妙心之中,从根本以来就没有色阴,即没有四大假合之色身六根,亦即无我相法相也,故曰无色。亦无受阴、想阴、行阴、识阴等虚妄心法之相,即无我见法见也,故曰无受想行识。
  无眼耳鼻舌身意。
  此文示明本无六根。根者生长义,能生长诸恶,也能生长诸善,能长出生死,亦能长出菩提。六根即色身的别相,色身即六根的总相,六根即是色身,色身即是六根,离开六根没有色身,离开色身没有六根。谓今以实相的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照见此四大色身,皆是生灭、无常、可坏之性,如梦、如幻、如露、如电、如水中月、如镜中相,无我我所,当体即空,了不可得,四大色身既无,又安有六根耶?
  无色声香味触法。
  此文示明本无六尘,无即不有,不有即空义。尘有染污义,谓此六尘能染污自性,使心地阴暗,无所明了。
眼根对色尘,耳根对声尘,鼻根对香尘,舌根对味尘,身根对触尘,意根对法尘。所谓法尘即指眼耳鼻舌身这外五根,摄取色声香味触这外五尘的落谢影子,落在意地,为意根所缘,是为法尘。例如眼根对色尘而生眼识,但能见色,而未起分别,但意根之意识与眼根之眼识同时而起,把色尘的落谢影子摄在意地,为意根所缘,亦如照相家将所见之境摄成影片,其境虽然过去,影片尚在,可以为缘,故得记忆而不忘也。眼根如是,耳根、鼻根、舌根、身根皆然。
  六尘虚妄,以众生在迷,执为实有,如病目见空华,空中本来无华,因眼有病,看花了,妄有华现。若以佛的慧眼观之,如太清虚空,本无所有,故曰无色声香味触法。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此文示明本无六识,无即不有,不有即空义。无眼界即指无眼识界,中间略去一个识字,应云无眼识界。乃至二字是超略之词,即中间四种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略而不说,而直接说意识界,以取简捷也,全称应当是无眼识界、无耳识界、无鼻识界、无舌识界、无身识界、无意识界也。六根对六尘,六识生于其中,六根、六尘、六识,是为十八界。界者即界限,亦隔别之义,谓此十八界各有别体,义无混也。
  如来为色心俱迷者,开为六根、六尘、六识,令其一一细观此心色二法,皆从虚妄因缘而生,起惑造业,轮转生死,若达此妄缘无有实体,绝名离相,则不为惑染所迷也。
  所谓眼识界,即指识依眼根而能见色也;耳识界,即指识依耳根而能闻诸声;鼻识界,即指识依鼻根而能嗅诸香;舌识界,即指识依舌根而能尝诸味;身识界,谓识依身根而能觉诸触;意识界,即指识依意根而能分别诸法,是故识以了别为义,能了别尘境故。前五识即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了别尘境时,不落名言,不起筹度。第六识即意识,与前五识同时而起,则取相安名,种种计度,憎爱取舍,是为业相,循业受报,故有生死。
  前者以实相的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内之六根,外之六尘,皆已照空,本来不有。六根六尘尚且不有,六识更无所依据,是六识之界,则不空而自空也。譬如世间房屋,一连三间,中以墙壁为界,现左右两间悉皆拆毁,则中间之界,自不成立,六识亦复如是。
以上是离六凡法界之相,即天法界、人法界、阿修罗法界、畜生法界、饿鬼法界、地狱法界,此六道众生不离五阴十八界,今一一空之,即是空却三界六道也。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此文示明,本无缘觉法界,即无十二因缘法也。
  法界有十,除六凡之外,尚有四圣,即声闻法界、缘觉法界、菩萨法界、佛法界是也。
  此缘觉者,谓逆顺观察十二因缘,而得觉悟,克证无生之理,是名缘觉。十二因缘者,先顺观流转门,即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这十二种虚妄之法,辗转感果名因,互相由藉为缘,十二支连环钩锁相续不断,而成三世轮转也,是名十二因缘。
一、无明,谓由过去世烦恼迷惑之心,覆盖真性,令心地阴暗,无所明了,是为无明。
二、行,谓由过去世烦恼迷惑之心,身、口、意所造作的一切善恶之业,是名为行。
三、识,谓本觉佛性被无明妄想覆盖,乃真妄和合之体,名阿赖耶识,亦名含藏识,即第八识。他是生死轮回的总报主,来先去后作主人,由于过去的惑业相牵,致令此识投托母胎,一念贪爱为种,纳想成胎,是名为识。
四、名色,谓此识既已投胎,即有胎中之名色,名即心也,谓心但有其名,而无形质。色即父精母血和合之色,色即身也。此之名色是胎中初七之形位,诸根未成之称,即五蕴肉团之体,梵语羯罗兰,华言凝滑。
五、六入,谓四七以后,六根渐渐增长满足,此之六根能入六尘,是名六入。
六、触,谓出胎以后,至三四岁时,六根虽对触六尘,未能了知,生苦乐想,是名为触。
七、受,谓从五六岁至十三岁时,六根对触六尘,即能纳受前境好恶等事,虽然了别,终未能起淫贪之心,是名为受。
八、爱,谓从十四五岁至十八九岁时,贪于种种胜妙资具及淫欲等境,然犹未能广遍追求,是名为爱。
九、取,谓从二十岁后,贪欲转盛,于五尘境四方驰求,是名为取。
十、有,谓因求诸境起善恶业,积聚牵引,当生三有之果。因果不亡为有,即欲有、色有、无色有,即三界也,是名为有。
十一、生,谓从现世善恶之业,必感后世于六道四生中受生,四生者即胎生、卵生、湿生、化生也,是名为生。
十二、老死,谓来世间受生以后,五阴之身熟已还坏,有生即有死,是名为老死。如是由过去世的无明与行为因,感现在世识、名色、六入、触、受之果;由现在世果起爱、取、有三者为现在因,感未来世生与老死之果,如是循环无间断也,此即顺观流转门,乃知无明为生苦之因,辗转相生,无有穷尽。故欲要出离生死,就要反其道而行之,而逆观还灭门,乃知无明一灭,则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等十一支俱灭。无惑则不造业,无业则不受苦报,如是发心断无明,如伐树者,其根若断,则一切枝叶皆断也。
无无明乃至无老死,此即空流转门,即空生死也。乃至二字是超略之词,即中间十种因缘,无行、无识、无名色、无六入、无触、无受、无爱、无取、无有、无生,略而不说,以取简捷也,若全说应当是无无明、无行、无识、无名色、无六入、无触、无受、无爱、无取、无有、无生、无老死。
  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尽,尽即灭也,此即空还灭门,即空涅槃也。乃至二字是超略之词,即中间十种因缘,无行尽、无识尽、无名色尽、无六入尽、无触尽、无受尽、无爱尽、无取尽、无有尽、无生尽,略而不说,以取简捷也,若全说之应当是,无无明尽、无行尽、无识尽、无名色尽、无六入尽、无触尽、无受尽、无爱尽、无取尽、无有尽、无生尽、无老死尽。
  此经乃大乘了义之教,荡涤一切虚妄之相,不仅破除凡夫之我执,而且破除二乘之法执,就是说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这十二种虚妄之法尚且不有,则更没有什么无明、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这十二种虚妄之法可尽。是知无生死可了,无涅槃可证,当下歇心,方契妙道,故曰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无苦集灭道。
  此文示明本无声闻法界,无即不有,不有即空义。声闻,谓闻佛声教,即苦集灭道四谛法而悟道,依之修行证阿罗汉果,是名声闻。谛者,谓真实之理。苦是世间果,即三界六道之苦果;集是世间因,即集诸不善之业,定是招苦之因;灭是出世之果,即出世间不生不灭之乐果;道是出世因,谓修三十七道品,定是得乐之因。故约小乘说法,欲要出离三界生死之苦果,必须断见思烦恼之苦因,欲要断除见思烦恼之苦因,必须修出世之三十七道品,如是见思烦恼断尽,即得不生不灭之乐果,所谓知苦断集,慕灭修道者是也。世间人无不厌苦欣乐,若不发心修道品,其苦何由离?其乐又何由得也?
  此经纯谈般若,乃大乘了义之教,是直接显了,生死即涅槃,烦恼即菩提。以生死涅槃、烦恼菩提,由心想生,妄想若歇,则生死涅槃、烦恼菩提,即无踪影也,如是则无苦可舍,无集可断,无灭可证,无道可修,故曰无苦集灭道也。
  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此文示明,本无能证之智与所证之理可得。以智为灭惑,今惑灭则智亡,此空能证之智也,故曰无智。又惑灭智亡,则实相理显,乃发明本具,非从外得,此空所证之理也,故曰无得。有智有得乃心外取法,心外取法皆是外道,而非佛法也。
  众生所具的本觉佛性,即众生的本来心,亦即众生的本来佛,为三世诸佛所共证。前者由行深般若波罗蜜多,照见五蕴皆空,不仅破除了凡夫的分段生死,而且破除了声闻、缘觉的变易生死。妄缘空处即菩提,两种生死妄缘皆已歇灭,则本具之无上菩提即得现前,是妄灭真露,乃发明本具,非从外得,故曰以无所得故。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
  此文示明菩萨得涅槃断果。
以众生在迷,妄认世间为实有,所以妄想执著,贪著不舍,反为世间所逼迫,纷繁之事扰乱心神,无时得安,无处得宁,无有般若智慧,依情想分别,心境缠缚,不得解脱,是种种挂碍。二乘之人,不达佛乃本具,妄认界外实有涅槃可得,而心外取证,是法执不破,不得自在,心有挂碍。而菩提萨埵,即菩萨能识自本心,见自本性,通达本具之实相,依实相的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照空两种世间,是心不住有,亦不住空,是心无所住,故无挂碍。
  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界内之分段生死与界外之变易生死,头出头没,无由解脱,实是令人最可惊恐,最可怕怖的一件大事。前者由菩萨以行深般若波罗蜜多,即依般若不可思议之妙力,照空两种世间,得心无挂碍,则我法二执皆空,超出两种生死的逼迫,故得无有恐怖。
  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颠倒有三:一、心颠倒,心即根尘相对,所起之一念之心,谓心为群妄之源,起惑之始,因迷自性清净之心,种种分别,起诸颠倒,是名心颠倒。二、见颠倒,谓眼是诸见之本,由不了外尘之境,皆悉虚幻,是以妄生执取,起诸颠倒,是名见颠倒。三、想颠倒,谓想取六尘之想也,由不了六尘过患,伤失善根,是以妄生缘想,起诸颠倒,是名想颠倒。
  颠者头也,倒即倒置,谓众生在迷,迷于本具之佛性,而起诸妄想,认妄为真,是为颠倒。又以妄想不实,如同幻化,故曰梦想。由是之故,所以造种种业,循业受报,故有轮转,轮转即生死也。今以般若观照之功,得心无挂碍,无有恐怖,出离两种生死,而究竟成佛,具足如来的智慧德相——常乐我净涅槃四德,故曰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此文示明诸佛得菩提智果。三世诸佛皆依悟明所具本觉佛性的实相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照破两种生死,而到达涅槃的彼岸,这是十方诸佛的共由之路,得成无上觉道的通途。般若乃成佛之母,能出生三世诸佛,为三世诸佛所共依,若离开般若,三世诸佛亦不得成就,故曰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无上正等正觉也。
  阿耨多罗,此云无上。
一、身无上,谓如来以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其身,世出世间无有超过其上,是名身无上。
二、道无上,谓如来以慈悲之道,自利利他,度脱无量无边诸天世人,世出世间无有超过其上,是名道无上。
三、见无上,谓如来以正戒、正见、正命、正威仪之法,成就其身,如此之见,世出世间无有超过其上,是名见无上。
四、智无上,谓如来具法无碍智、义无碍智、辞无碍智、乐说无碍智,故能遍知一切法,辩说融通,了无凝滞,世出世间无有超过其上,是名智无上。
五、神力无上,谓如来神通之力不可思议,世出世间所有神力,无有超过其上,是名神力无上。
六、断障无上,谓如来能断一切烦恼业障,永尽无余,世出世间无有超过其上,是名断障无上。
七、住无上,谓如来本住大寂灭定,而复有三种住:一者住在圣人之位;二者多于天中住;三者多于净土中住。世出世间无有超过其上,是名住无上。
  经云:“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三世诸佛所证乃众生本具之最上乘实相之理,此法于世间出世间的一切事物中最为第一,无有何法能超过其上,故曰无上。
  又经云:“三贤十圣住果报,唯佛一人居净土”。谓不仅六道众生是循因结果,循业受报,未有超越业的限制,三贤即十住、十行、十回向诸位菩萨,只是断了三界内的见思二惑,尚有无明惑在,而未能证入圣位。十圣即十地菩萨,虽然地地皆以真如实相为体,坚固不坏,地地皆发生佛的功德,但尚未满足果地修证,故三贤十圣亦是循因结果,循业发现。唯佛一人证得本觉妙心,住在常寂光净土,彻底地超越业的限制,从必然达到自由,是世间出世间,即尽十方世界,无有何人能超过其上。又三世诸佛为世间出世间,即尽十方世界,所共尊祟,是超九法界而独胜,唯我独尊,故曰无上。
三藐,此云正等,谓诸佛之心真正平等,不择冤亲,普皆度脱。又诸佛所证无他,乃众生本具之佛性,即众生的本来心,亦即众生的本来佛、一乘实相、平等性理,故曰正等。
三菩提,此云正觉,谓诸佛之心真正觉悟,转八识成四智:
一、转前五识为成所作智,谓如来为欲利乐诸众生故,普于十方世界,示现种种神通变化,引诸众生,令入圣道,成本愿力所应作事,是名成所作智。
二、转第六识成妙观察智,谓如来善能观察诸法圆融次第,复知众生根性欲乐,以无碍辩才,说诸妙法,令其开悟,获大安乐,是名妙观察智。
三、转第七识成平等性智,谓如来观一切法与诸众生皆悉平等,以大慈悲心,随其根机,示现开导,令其证入,是名平等性智。
四、转第八识成大圆镜智,谓如来真智,本性清净,离诸尘垢,洞彻内外,无幽不烛,如大圆镜,洞照万物,无不明了,是名大圆镜智,故曰正觉 。
菩提,此云道,以佛在菩提树下,证得本觉妙心的实相理体,故名菩提道。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
  此文示明赞叹般若的殊胜利益。
  故知二字乃牒前启后之词,即指前者依实相的理体,发起般若智慧的照明,照破两种生死,而究竟成佛,全赖般若之力也,故知此般若波罗蜜多即是大神咒。神者,应用莫测之义。咒者,梵语陀罗尼,华言总持,谓总一切法,持一切义,即持恶不生,持善不失也,对内能对治习气,对外能降伏魔怨,令人心开意解,得成无上觉道,功能力用诚为不可思议。此般若波罗蜜多亦是这样,故称大神咒。
是大明咒。
  谓般若智光能竖彻如理之底,横穷法界之边,能破长夜之生死,能除无明之黑暗,是慧日之下,无有暗处也,故称是大明咒。
  是无上咒。
  谓般若之法犹如金刚,无坚不摧,能摧毁生死之大山,能枯竭无边之苦海,是世出世间无有何法能超越其上,故称是无上咒。
  是无等等咒。
  谓般若乃成佛之母,能出生三世诸佛,是世出世间无有何法能与之相等,故称是无等等咒。
  此中所言咒者,即此般若是也,而所以称咒者,极言神效之速也。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能即功能力用。《圆觉经》云:“法界海慧,照了诸相,犹如虚空”。谓以此般若观照之功能力用,照见世出世间,即十法界,亦即十方世界的一切事物本空,空亦不有,自得脱罪出苦,即出离两种生死之苦也,此中道理,全然不谬,故曰真实不虚。
  又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所说般若,决定不谬,真实不虚,是故当深信不疑,依教奉行。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前者说经,经是显诠,是令人得显益。后者说咒,咒是密诠,是令人得密益。经咒并说,是显密相资,自可速成法益也。又此秘密章句,即秘密般若,所以说者,因在会之机,有应以显文得益者,有应以密咒得益者,以是之故,所以于说显文之后,再说密咒。如军中密令,虽不知其义,然呼其口号,即可避免危害,是密得其益也。此佛巧设方便,即可收机无余,令皆得法益也。
  此密咒秘密不翻,即不翻是什么意义。又但翻字不翻音,字是华文,音是梵音。
  经云:“若彼有情,不能受持契经,调伏对治,或复有情,造诸恶业,种种重罪,使得消灭,速疾解脱,顿悟涅槃,而为彼说诸陀罗尼藏”。

版权所有:长春般若寺
备案号:吉ICP备15001658号-1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长春大街377号
电话:(0431)88914771
  • 手机官网
  • 般若寺官方微信
  • 法师微信公众号
  • 般若影音土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