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宝阅读
返回
 

痛念死无常

节选自《入菩萨行论述义·精进品》

讲述人:刚法师

讲述地点:长春般若寺弘法楼

  痛念死无常者,以人总是要死的,然死期不定,或者再活几十年,或者再过几天,或者到下一刹那我就不行了。然死向何去?在这险难时刻,是心生懊悔,以手抓胸,无可奈何,闷绝於地,为狱卒所执,作阎罗之阶下囚;还是心有所凭,顾盼雄毅,含笑迎死神,欢喜入未来,圣众前来迎,为佛座上客?这是人生一件大事,我等学人理当深思,何去何从,不无拣择也。何况今生是暂短的,未来是不可穷尽的,有智慧的人决不能因贪恋这暂短的人生,而耽误未来不可穷尽的人生道路,使自己陷入困境,山穷水尽,乃至难堪。以是应早为之计耳!
  此中所言不无拣择,即当有拣择也,谓应当厌捨贪图懒乐味,习卧嗜睡眠,不厌轮回苦,频生强懈怠等恶习嗜好,而选取依此人身筏,勤行於正法,早渡生死海,速达涅槃岸之正修行路。
  《涅槃经》云(意):“一切足迹中,象迹为第一。一切想心中,无常死想心,是为最第一”。言一切想心中,无常死想心,是为最第一者,以唯痛念死无常,方能深知过患。由深知过患,则堪能激发厌生死苦,乐求涅槃之强烈出离心,依圆满具足之出离心,就会产生决定放舍贪图懒乐味,而精勤修学正法之强大动力。以是义故,名痛念死无常。
  为使诸有情不失此痛念死无常不可思议之利益,今特出此痛念死无常一篇之义,以飨学人,是以为序。
                                         学法沙门释成刚敬述
                                       佛历二五五五年五月十二日
偈云:
云何犹不知,身陷惑网者,
必囚生死狱,正入死神口。
此思维死亡的过患,借以激发修习正法的信心。
  以一切众生的重心,都在世间的五欲六尘、声色货利,乃至衣食住用上,未有闲暇的时节因缘,也从来未思考过生从何来,死向何去,所以於此生死泥坑,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乃至没顶,不能透脱。故我佛大慈,巧设方便,令我等念死。借此以启迪我等内心的觉悟,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於生死长夜,迷途知返,走向新生,趣入解脱。
  念死首先要思维此世不能久住,死无常的道理。我们应当这样正念观察,即不念死的过患,就在於它是招引今生乃至不可穷尽的未来  世一切生死祸患的根源。虽说不能尽,然要欲说之,乃有其六:
第一、不念正法的过患。谓若不念死亡的过患,就不能对今生的死与死后的去处,乃至不可穷尽的未来世,感到可怕,而厌离生死,乐求涅槃,常思出离,放捨现世,修行正法。若如是者,则重心不会转移,依然在此世间五欲六尘、声色货利、衣食住用上,生死长夜何由以彻?是永无出头露日之时也,可不哀哉!
第二、虽念正法而不修的过患。谓若不念死亡的过患,虽然众生都知道自己一定会死的,然总是未有决定,以为时间还早,习惯於玩留恶习,作这样的思维:我今天不唯未死,且精力还很充沛,身心也很健康。这样看来,不但明天不死,且相当一段时间也不会死的。以死亡的影子,尚渺不可睹,一直到死的时候,还抱有幻想:我今天不死,还欲活下去。就这样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大好时光虚度,修行正法的大事因缘,一拖再拖,永无修行之日,直至最后,是一日也未修行,可不哀哉!
第三、虽修而不净的过患。谓若不念死亡的过患,就不能痛念生死,乐求涅槃。虽修行正法,难免参杂对世间钱财、名闻利养的追求,常为世间利、衰、称、讥、毁、誉、苦、乐八风所动,终成善恶兼造,不离贪瞋,杂染之修,虽行正法,亦不清净,难免过患。昔有人问阿底峡尊者:“只为现世的人,果报如何”?尊者答曰:“果报亦只是那样”。又问:“后世如何”?尊者答曰:“地狱、饿鬼、畜生”。可不哀哉!
第四、修不殷重的过患。谓若不念死亡的过患,修行正法之心就不殷勤庄重,迫切主动,未有动力。以修行是治乱过程,要以修行正法,来不停地治理心上的贪瞋痴等生死惑乱,乃两种心力的较量,互有胜负,久则疲惫,乃至懈退。若如是者,云何透脱迷妄?可不哀哉!
第五、自谋不善的过患。谓若不念死亡的过患,就不能放捨对现世利益的贪著,难免於一切法上,妄立知见,见好见坏,唆发妄情,起诸憎爱,乃至取捨,而现作业,减损佛法,招世讥嫌,恶名流布,自找过咎,可不哀哉!
第六、临终追悔的过患。谓若不念死亡的过患,狂心还要发作,惑乱身口意三业,不能修行正法。待到临终,是无善可凭,神随业走,外加心绪多端,神识溃乱,六根无主,四大坏散,风刀割截,捨报归冥,阎罗殿上,战战兢兢,心生懊悔,以手抓胸,闷绝於地,三界刑罚,六道羁绊,还要重历皆经,可不哀哉!
  同时念死亡的过患,功德利益无有穷尽,其能为我们今生与来世营造一切圆满的清净安乐国土。略而言之,乃有其六:
第一、利大利益。此利字即指第一有利於学人的最大利益,就是念死亡的过患。如《涅槃经》(意)所说:一切足迹中,象迹为第一。一切想心中,无常死想心,是为最第一。以一切世善人天、出世善四圣,悉始於念死亡过患而出生故,故名利大利益。
第二、力大利益。此力字即指第一有利於学人的最大势力,就是念死亡的过患,它能摧毁打破众生心上无始劫来熏习而成积重难返的贪瞋痴等生死习气,令痴暗的众生得见慧日,故名力大利益。
第三、最初重要利益。此最初即开始之义,谓由念死亡的过患,才使我们对今生的死与死后的去处,乃至不可穷尽的未来世,感到可怕,而毅然放捨现世,决意修行正法,从此开始,走向新生,故名最初重要利益。
第四、中间重要利益。谓念死亡的过患,能於我们修行正法的过程中,始终作为一种鞭策,能鞭打我们的懈怠,策励我们的精进,於中不遭委曲,直趣觉道,故名中间重要利益。
第五、最后重要利益。谓从始至终,不忘念死亡的过患,能使我们深感今生的死与死后的去处,乃至不可穷尽的未来世的可怕,从而催促我们更加精勤地修学正法,最后达到究竟,因圆果满,故名最后重要利益。
第六、临终欢喜而死利益。谓我从始至终,不忘念死亡的过患,故能使我一直坚持修行正法,保持在正确的学佛位置上,立於不败之地。所谓初中后善,一以贯之:一不愧对佛法;二不委曲己灵;三不负有情。若如是者,死而何憾!所谓“含笑迎死神,欢喜入来世”,岂不快哉!米拉日巴大师曾说:“我因畏死逃上山,通达本心性空理,今死纵临亦无忧”,亦此义也。故名临终欢喜而死利益。
若我们念是死亡的过患,但由於对自己现生的身体与受用、亲友眷属等之执恋不捨,而生起恐惧感,害怕与其永久分离,这是一种根本未修习解脱正道的惧死状态,纯属障道因缘,以是所对治法故。那么应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当知由一切业因及诸烦恼的系缚,一切结生之类都不能超脱死亡。面对这种现实,我们即使有恐惧的心,但片刻也不能推迟延缓死亡,亦是徒自忧惧,又有何益?以是之故,我们应当想到今生的死与死后的去处,乃至不可穷尽未来世的佛法义利,至今还未有成办便死去的可怕情况,而生起对死亡的恐惧,以此来激励鞭策我们精勤地修行正法,成办各种义利。若如是者,则大限到来之际,除了坦然欢喜,还有什么恐惧可言呢?是故当常念死亡的过患,励力修行正法,成办大义利,为佛座上客,勿作阎罗阶下囚也。
为破懒惰故,为发精进故,为修正法故,为出生死故,为得菩提故,当恨不久住,痛念死无常:
一决定死,分三:
(一) 思维死主决定会到来,我决定要死的,无有能退却者。
无论你受生为何等身,皆不能免死者,如《集法句经》云:“若佛若独觉,若诸佛声闻,尚须捨此身,何况诸庸夫”?谓不管是佛陀与独觉,还是诸佛的声闻弟子,他们都要捨弃这个色身,更何况是一般凡夫呢?
亦不论住於何处,皆不能离死者,如彼中云:“住於何处死不入,如是方所定非有,空中非有海中无,亦非可住诸山间”。谓在这个轮回世间,死主不能侵害的地方,是根本不存在的。不论是藏在空中、海里,还是群山间,都无济於事。
又无论何时受生,皆不能离死者,如彼中云:“尽其已生及当生,悉捨此身而他往,智者达此悉灭坏,当住正法决定行”。谓不管是过去、现在、未来出生的任何有情,都要捨弃这个色身而往他方世界。有智慧的人了达此一切都要坏灭的道理,应当很好地安住於正法,发起决定真实修行。
再者,我们也未有能力摆脱死主的纠缠,或者以任何办法能遮止他的到来,如《教授胜光王经》云:“譬如有四座大山,岩石非常坚硬牢固,山体也没有任何破裂损伤,巍巍浑厚,触天磨地,从四面滚滚而来,一切草木枝叶,及一切生灵,都被碾成细粉。不是靠跑得快,就可以逃走的。也不是靠力量,或财物,或咒药,可以抵挡的,使之退却的。那么这四种大畏怖是什么呢?即老、病、死、衰。陛下!老坏强壮;病坏无疾;衰坏一切圆满丰饶;死坏命根。从这些怖畏中,不是靠走路神速可以逃脱的,更不是靠力量、财物、咒药可以遮止平息的”。所谓业果逼迫,在数难逃,无可奈何,此之谓也。
(二)思维寿命无增,且无间减损,故决定死者。
寿命本来就短暂,且不会再有增加,而又在不停地减损,如是月尽其年,日尽其月,昼夜交替,刹那刹那消逝而去。如《入行论》云:“昼夜无暂停,此寿恒损减,亦无余可添,我何能不死”?谓“逝者如斯夫”,昼夜刹那未曾暂停。此短暂的寿命亦在不停地衰减,且又无从额外增添,身为有情的我,又怎样能不死呢?
下以喻显,如《集法句经》云:“譬如舒经织,随所入纬线,速究纬边际。诸人命亦尔,如诸定被杀,随其步步行,速至杀者前。诸人命亦尔,犹如瀑流水,流去无能返,如是人寿去,亦定不回还。艰苦及短促,此复有诸苦,唯速疾坏灭,如似杖画水。如牧执杖驱,诸畜还其处,如是以老病,催人到死前。”
谓譬如织布,随着一次一次地飞梭走线,能迅速织完一匹布。而人的寿命亦是这样地速疾短暂!还如那些待宰杀的羊等畜生,随着其一步一步地挪动,而迅速到达屠夫的眼前。同样,人的寿命也是这样短暂、危脆,迅速地被时间吞灭!犹如飞流而下的瀑布,一去再不复返。同样,人的寿命也随着时光的流逝,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人的一生本来充满着诸多的痛苦艰辛,而又如此的短暂急促,唯是速疾坏灭之法,如水中画画一般,瞬间流失。又象被牧童持杖驱赶的畜生,不由自主地回到圈栏,而人则无奈地被老病诸苦催赶到死亡面前。
(三)思维存活之际,亦无有闲暇修习正法,决定死者。
如《入胎经》(意)云:初於孩童十年,不知修法。中间半数,於睡眠中度过。后二十年,体衰无力。其余又多为世事、衣食、烦恼、病苦等牵缠,修法时间能有几何?实在是太少了。正如伽喀巴大师所说:“六十年中,余能修法,尚无五载”。
《本生论》云:“嗟呼!世间惑,匪坚不可喜,此姑姆达会,亦当成念境”。呜呼!被惑业缠缚的世间人,不能长久地坚住於世间,其他又有什么值得欢喜的呢?这盛况空前的挑灯晚会,在不久的将来,也只能封尘在人们的心中,成为念境而已,毕竟不可得了。
如《迦尼迦书》云:“无悲悯死主,无义杀士夫,现前来杀害,智谁放逸行?故此极勇暴,猛箭无错谬,乃至未射放,当勤修自利”。谓毫无悲悯心的死主,他会残酷无情地杀死人们,现在就已经前来寻隙杀害,有智慧的人谁能不严加防范,还放逸而行呢?就象凶勇残暴的人,他的箭法,又射无虚发,所以在他还未放箭之前,就应当放捨现世,努力勤修自利之行,以取得法财,打付死主,富贵未来。
二死无定期,分三:
(一) 思维南瞻部洲众生寿命不定。
《俱舍论》云:“此中寿不定,末十初无量”。谓南瞻部洲众生寿命无有准定,劫末人的寿命长不过十岁,而劫初时,人的寿命却无有限量。
如《集法句经》云:“上日见多人,下日有不见。下日多见者,上日有不见”。谓於上午见到的很多人当中,有的於下午就见不到了。或於下午见到的很多人当中,有的於明日上午就见不到了。
又云:“若众多男女,强壮亦殁亡,何能保此人,尚幼能定活?一类胎中死,如是有产地,又有始能爬,亦有能行走,有老有幼稚,亦有中年人,渐次当趣没,犹如堕熟果”。谓已经有很多男男女女,正值年轻力壮,花容月貌之际,却忽然死去。又怎么能保证这个人因为年纪轻轻,就一定能活下去呢?有的人尚在母胎中就已死去。有的刚生下来不久就死去。有的刚学会爬行,有的才能走路,就离开了人间。总观世人,有老有幼,亦有中年人,一个接一个地趣往来世,就如同树上结的果子一样,有的一开始就掉下来,有的尚未成熟就掉下来,有的熟透了才掉下来,最终一个果子也不能留在树上,得全部掉光。
生命的无常,就是这样迅速,谁能主宰?故《集法句经》劝勉我等云:“明日及后世,孰先至难知,勿营明日计,当勉后世义”。谓明天与来世,此二者谁先到来,我等凡劣很难知道,故不要为了明天的生活经营设计,当勉励自己多为后世做有义利的事。若能如是,则虽死何患!
(二)思维死缘众多,而活缘极少的道理。
言死缘众多者,诸如天灾之寒暑、风雪、水火、雷电、饥馑、恶病、毒蛇、恶兽……等。又如人祸之刀兵、王难、凶杀、怨害、劫命、堕胎、咒术、毒药、鬼魅……等。还有自然老朽、衰竭失命者……等,是说不能尽。
言活缘极少者,谓人来到世间,从生到死,这几十年一期身命,无时不在受到死亡的威胁,若不小心谨慎,严加防范,随时都有失掉身命的危险。所以人的一生就是与死亡对持、分争、较量的过程,虽然时有胜负,然其对人的逼迫从来未有暂缓、宽容、放行过。
正如《本生论》所云:“死主自断一切道”,谓死主已经封锁了一切逃生之路,以是人未有不死者。人的一生就是在挣扎、勉强、维持活命,若不如此,命就活不成。为活命而作业,故名浊命。由是观之,死缘不亦众多,活缘极少乎!
如《亲友书》云:“若其寿命多损害,较风激泡尤无常,出息入息能从睡,有暇醒觉最稀奇”!谓对於寿命作损害的恶缘是这样的多,身命的危脆,比起风吹激起的水泡还无常,随着一呼一吸,人们还能有机会从深深的睡眠中醒过来,真是莫大的稀奇!
又《百论》云:“无能四大种,生起说名身,於诸违云乐,一切非应理”。又本来未有什么能力的地、水、火、风四大,受业力的支配,通过相互和合,才形成了这个色身。然四大体性各异,火升水降,地沉风动,常相凌害,而作损恼。然众生迷执,对於这个本来相违,只是暂时的扶持,似乎相安无事的状态,误以为是永恒的安乐,实在是未有道理。
又《宝鬘论》(意)云:“死缘极众多,活缘唯少许,犹如风中灯,故当常修法。”谓造成死亡的恶缘是那样的众多,而生存的活缘却只有少许,犹如风中的残烛,随时都有被吹灭的可能,以是之故,趁死主尚未到来之际,应当常恒修习正法,以积得法财,富贵未来。
(三)思维身极危脆,死无定期者。
如《亲友书》云:“七日燃烧诸有身,大地须弥及大海,尚无灰尘得余留,况诸至极微劣人”?谓当坏劫到来之时,七个太阳生空之际,一切山河大地、须弥山王及四大海水,都燃烧得不留一点灰烬,更何况是至极微劣的人身呢?
又《迦尼迦书》云:“死主悉无亲,忽尔而降临,莫想明后行,应速修善法。此明后作此,是说非贤人,汝当何日无,其明日定有”?谓死主不会给任何人情面的,会忽然降临到你的头上,不要推延说,明天、后天再作这件事,应当从现在起,精勤修行於正法。说此事到明天、后天来作这话的人,一定不是一个贤能有智慧的人,因为你将会死去的明天或后天,一定会来临。
此以下文思维死时除佛法以外,什么也不能拯救利益自己,诸如什么亲友、财物、权势、色身、受用等都无济於事,悉得捨离,什么也带不走。
如《迦尼迦书》云:“能生诸异熟,先业弃汝已,与新业相系,死主引去时,当知除善恶,余众生皆返,无一随汝走,故应勤妙行”。谓引生这一世异熟果报(指五阴身心)的先业一旦受完,把你(指受报之主,阿赖耶识)完全抛弃后,你又不由自主地被新业牵引,在这新旧交替,死主降临之际,除了善恶业如影随形之外,其他一切有情都要退后,未有一个人可以随你去。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就应当毅然放捨现世,努力地修学妙善正法之行。
又吉祥胜逝友云:“天王任何富,死赴他世时,如敌劫於野,独无子无妃,无衣无知友,无国无王位,虽有无量军,无见无所闻,下至无一人,顾恋而随往,总尔时尚无,名讳况余事”?谓陛下!不管一个人是多么地富甲天下,但死后奔向他世时,就象在荒郊野外,遭强盗洗劫一空般,孤独一人,未有子女、嫔妃、亲友、眷从,也丢掉了国土、王位。虽然往昔有强大的军队护卫,但到此时,一个也看不见、听不着,乃至未有一个人,因为留恋你的恩德,而誓死追随。总之,到那时候,连自己的名字都不复存在,更何况是其他事情呢?
前者从几个方面,阐述了死无常的道理,今更引能海上师所集之“无常颂”,读来发人深醒。
“今后我当死,尽人莫不知,日日又不死,由此常心生。譬如夺标人,得失虽有二,总以得为准,决不以失计。此不正思维,正知正念蔽,时起久住心,执常谓不死。便觉现前身,继续多需备,求暂时诸乐,避目前苦计。亡躯捨修行,力求苦守据,更求长生法,总不念及死。於诸解脱法,成佛等大事,无暇及观察,而复生畏惧。或游心圣道,趋重於世事,纷扰度时光,万劳謝一死。复多修行人,念死又未死,渐渐常见生,怠弱不精进。忽然死主来,迅速不先闻,纵精神腾跃,大势力财能,文章巧技术,仙药咒术等,或避山海间,王臣兵威等,老少中年人,美容或丑辈,智愚贤不肖,皆不免於死。人寿说百年,百年者有几?纵许汝百年,百年有尽时,百年末后日,亦何异短命?况此百年中,刹那不暂停,如织师织布,赴刑场罪人,及少水鱼类,电流等更思。又此百年中,尽日扰纷纷,杂话饮食等,夜来复昏睡,奔赴苦思维,伤情拭眼泪,病苦困床席,逃避冤家类,老年多衰病,久忧长不死。清净好时光,百年中有几?智人善观察,应当勤戒定。死时何时来,不先与我信”。
这样思维以后,我们明白了自己一定要死的,而何时死,却未有一定,或许今天就可能猝然死亡,何况临终时,除了佛法能拯救利益自己,其余诸如亲友、财物、权势、色身、受用等,都无济於事,悉得捨离,什么也带不走。因此我们必须为死亡的到来,早日作好准备。唯有放捨现世,精勤修习正法,以此来迎接死亡,则有备无患矣。
此以下文思维业果。谓人死亡以后,并不是就此拉倒,还要继续受生,所生的去处,亦仅有善恶二趣,在哪里受生,受何等身,我们自己不能主宰,完全由业力牵引,所以应当对黑白二业,作如理地取捨,不可有丝毫差谬,其中分四:
(一)思维业果决定者。
谓一切苦乐皆随逐於善恶之业。如《宝鬘论》云:“诸苦从不善,如是诸恶趣。从善诸善趣,一切生安乐”。谓一切痛苦皆从不善之业产生,同样一切诸恶趣,异熟果报,也是从不善之业产生。从善业能感报一切诸善趣,同样从善业能感报一切生中受诸安乐。所谓善恶苦乐,业果不亡,犹响应声,影之随形,终无免离,此之谓也。
(二) 思维业增长广大之理。
谓从微小的善恶业中,亦能生起广大无边的苦乐果报。荀子《劝学篇》云:“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是业因从微小,数习则增长,增长则广大,焉可忽耶?
如《集法句经》云:“虽造微小恶,他世大怖畏,当作大苦恼,犹如入腹毒。虽造微小福,他世引大乐,亦作诸大义,如诸谷丰熟”。谓虽然造下轻微小的过恶,然於他世却会引生极大的怖畏,令我们受大苦恼,犹如误吃入腹的毒药,深受其害。虽然作了轻微小的善事,然於他世却会引生无尽的安乐,并令我们成就广大的佛法义利,犹如五谷丰登,能令我们满怀丰收的喜悦。
又云:“如鸟在虚空,其影随俱行,作妙行恶行,随彼众生转。如诸少路粮,入路苦恼行,如是无善业,有情往恶趣。如多有路粮,入路安乐行,如是作善业,有情往善趣”。谓犹如鸟在空中飞翔,不论飞得高低,鸟的影子一直随其身形。同样众生所作的善恶业,也一直随顺彼众生而转,不相捨离。如同那些奔赴旅途的客人,由於缺乏盘缠路粮,而处处都是困难苦恼,身心疲惫不堪。同样处於生死长夜,未有积得善业法财的有情,还将受生死的贫穷困乏,无奈地堕入恶趣,受大苦楚。而备足盘缠路粮的旅客,一路则安稳快乐而行。同样积得善业法财的有情,凭借自己的福德因缘,自然往生善趣,一切丰足安乐。
又云:“莫思作轻恶,不随自后来,如落诸水滴,能充满大器,如是集少恶,愚夫当极满。莫思作少善,不随自后来,如落诸水滴,能充满大瓶,由略集诸善,坚勇极充满”。谓不要大意地认为:造下轻微的恶业,不会跟随着自己感受果报。其实,如水滴虽小,而能充满大的容器。愚痴的人,由於积集了无边的小恶,最终令其承受大苦报。亦不要认为:小小的善事不会感果。如水滴虽小,而能充满大瓶。心志勇猛的菩萨,由於不弃小善,广行利益,最终获得最胜乐。
(三) 思维不造业,不会受报之理。
谓若不造善业、恶业、不善不恶业,即不会感招苦报、乐报、不苦不乐之报,所谓无因即无果,此乃自然法则。如经云:“诸业不造,自然成道”。六祖云:“不思善,不思恶,善恶都莫思量,即可入清净心体”。《起信论》云:“净法无量功德,即是一心,更无所念”。谓一真法界、一佛法界、一真如妙心,本自圆成,何假造作善、恶、不善不恶之业行耶?此就真实了义离相说。
若就方便次第随相说,如《地藏经》云:“南阎浮提众生,举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起信论》云:“不觉故心动,说名为业”。达摩祖师云:“心生即是罪生时”。业者因也,是有因就得结果,循业就得受报。若如是者,则於善恶二法、黑白二业、苦乐二果,不无拣择耶?所谓要捨其恶,取其善;生其白,灭其黑;成其乐,坏其苦,方正顺佛法之道也。
(四) 思维业已造,不坏失之理。
如经云:“假使百千劫,所造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又大德有言:“立杆就有影,循业就受报”。是自作业还自受,因果自负。又世俗说:“公修公得,婆修婆得,不修不得”,言不虚也。如果我们对於前者所阐述的业果决定、业果增长、不作不受、作不坏失、因不虚弃、果不浪得这些道理,生起定解后,即能付诸实践,於起心动念、一言一行上防止,乃至断除恶法黑业,精勤不懈地修习善法净业,如是不唯能消除祸患,且能自我拯救,岂不快哉!
此以下文思维轮回过患,分六:
(一) 思维不定过患者。
谓无始劫来生生世世,众生就轮回六道,出没三途,於其中间,都互相危害过,也互相利益过。既结下了恶业,也结下了善业。由业的力量,是同缘相吸,共业相牵,互相递偿。以是之故,亲友、怨敌互相转变,未有准定,即未有固定的亲人,亦未有固定的仇人。所以我们应当知道轮回诸法,与轮回中的亲人与仇人,都未有任何可堪凭赖处,而能深生厌离,不为亲仇所累罪,方能脱出身来,步入修学正法的道路。
如《亲友书》云:“父转为子母为妻,怨仇众生转为亲,及其返此亲转仇,故於生死全无定”。谓於生死轮回中,根本未有固定的法则,由业力使然,互相改头换面,以隔阴之迷,即不相识,故皆错认,成性颠倒,可悲!可叹!可惜!有时父亲反投生为自己作儿子,而母亲却转为自己作妻子,仇敌反而转为至亲,而至亲却转为不共戴天的仇敌,以是之故,於生死轮回中,亲仇完全无准定。若如是者,何憎?何爱?
又《妙臂请问经》云:“有时怨敌转为亲,亲爱如是亦为怨,如是一类为中庸,即诸中庸复为怨,如是亦复为亲爱。具慧了知终莫贪,於亲当止爱分别,於心善法安乐住”。谓即使於现在目前之世,由於因缘的变化,时过境迁,有时仇敌却转成亲朋,而亲朋反转成仇敌,或有时亲朋或仇敌成了不关痛痒,似乎素不相识的行路人,而有的本来两不相干的人,却成了自己的亲朋或仇敌。如是亲朋、仇敌与路人,互相转换,无有准定,那么有智慧的人,明白了这就是世间相(经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的道理,於亲朋与仇敌,就不要再去理会了,立即止息憎爱的分别,励力将心安乐地住於佛法上。
(二) 思维不知满足过患者。
谓无始劫来,众生的贪欲之心熏习得非常厚重,驱使迫令人们於五尘欲境引取无厌。如世俗有言“人心不足蛇吞象”,未有满足的时刻。经云:“欲为苦本”,故由此而引生无边的生死、罪业和痛苦。虽然祸患无穷,然众生不知不觉,依旧沉迷,故佛教令思维不知满足的过患,以警觉之,令迷途知返,以走向新生。
如《亲友书》云:“如诸癞人为虫痒,为安乐故虽近火,然不能息应了知,贪著诸欲亦如是”。谓象那些患有麻风病的人,由於被癞虫啃咬,而痛痒难忍,虽然靠近火堆炙烤,会得到暂短的安乐,但无法彻底根除,一旦离开火,更加剧了痛痒的程度。同样,我们应当明白:贪著爱恋世间的五尘欲境,亦是如此。
又《摄波罗蜜多论》云:“欲尘尽归己,日日常沉溺,多行不厌足,何病大於彼”?谓尽管五尘欲境都归自己所有,天天都沉溺於其中,但不管是如何地享受,都不会感到满足,仍汲汲营求,那么还有什么病患较此更为严重的呢?经云:“欲为苦本”。谓由於生前贪著五尘欲境,而造下了深重罪业,死后堕入三途,将以承受地狱、饿鬼、畜生之无量苦毒酬偿之,可不哀哉!
如《除忧经》云:“数於地狱中,所饮诸烊铜,虽大海中水,非有尔许量。生诸犬冢中,所食诸不净,其量极超过,须弥山王量。又於生死中,由离诸亲友,所泣诸泪滴,非海能为器。由互相斗争,积所截头首,如是高耸量,出过梵世间。为虫极饥虚,所啖诸土粪,於大乳海中,充满极高盛”。谓一次又一次地於地狱中,所饮的烊铜铁汁,即使是大海中的水,也未有那么多。投生为猪狗等所食的各种浊秽不净,堆积起来将超过须弥山王。又於生死轮回中,由於亲友间的离别,伤情所流的泪水,连浩瀚的大海都容纳不下。由仇敌互相间的斗争,被截下的首级,堆积起来,将超过梵天。又曾生为卑微的小虫,被饥虚逼迫,所吞啖的粪土,都可以填平充满深广的大乳海。
於此三有世间,无一可堪凭赖者,若不精勤地修学佛法,仍将象经中所说的那样,惑业苦三,未有头绪,将永无休止地演绎下去。正如善知识桑朴瓦说:“每想到在这个生死轮回中,还要在善恶二趣间,出没万端,升沉片刻地虚生浪死,心中就实在感到忐忑不安”。所以我们应当勤加思维,直至生起如此的真实心量,令自己安住於修行正法之中。
(三)思维数数捨身过患。
经云:“但作白狗身,积骨如须弥”。谓无始际来,一切有情於六道轮转,捨身受身,受身捨身,未有穷尽,虽以大地作尘点,未能计其数,是堆其骨可以成山,汇其血可以成河,聚其冤魂又足以蔽日,除浊秽大地,染污江河,阴霾太空,是徒劳往还。由是观之,数数捨身,非过患而何!
(四)思维数数结生过患。
如经云:“诸比丘,譬如有人,从此大地执取诸丸,量如柏子,作是数云,此是我母,此是我母之母,而下其丸。诸比丘,此大地泥速可穷尽,然诸人母辗转非尔”。谓虽将大地丸柏子,数母边际未能计,是多所累也。由是观之,数数结生,非过患而何!
(五) 思维数数高下过患。
如偈云:“既成百施世应供,业增上故复堕地。既满转轮圣王已,复於生死为奴婢。天趣天女乳腰柔,长受安乐妙触已,后堕地狱铁轮中,长受粗磨割裂苦。长时安住须弥顶,安足陷下受安乐,后游煻煨尸泥中,当念众苦极难忍。天女随逐受欢喜,游戏端妙欢喜园,后当住止剑叶林,获割耳鼻刖手足。天女殊妙姣容好,共游金莲徐流池,后堕地狱当趣入,难忍灰水无极河。虽得天界大欲乐,及诸梵天离欲乐,后堕无间为火薪,忍受众苦无间绝。得为日月自身光,照耀一切诸世间,后往极黑阴暗处,自手伸舒亦莫睹”。谓尊卑随因转,贵贱由业牵,苦乐非自主,盛衰皆由命,相互常转换,高下无准定,罪过与祸患,穷劫说不尽。由是观之,数数高下,非过患而何!
又如调伏阿笈摩云:“积集必销散,崇高必堕落,合会终别离,有命咸归死”。
(六) 思维无伴过患。
如云:“若能了知如是过,愿取三福灯光明,独自当趣虽日月,难破无边黑暗中”。谓若能明了知道前者所阐述之说不能尽的生死过患,则能深生厌离,而愿乐执取。通过修布施、持戒、智慧所生的三种福德大光明炬,不唯能照亮今生,且能除灭死时、死后的去处,乃至不可穷尽未来世的生死暗冥。若不如此,则将孑然一身,独自趣入虽有日月威光,也难以穿透的地狱幽冥。
是生死轮回中,未有任何可堪凭赖处:一、亲友不堪凭赖者,谓无伴独行故。二、财物不堪凭赖者,谓死不带去故。三、权势不堪凭赖者,谓无兵无臣故。四、色身不堪凭赖者,谓数数捨身故。五、受用不堪凭赖者,谓死时唯苦故。乃至无有一法可堪凭赖者。由是观之,无伴非过患而何!
既知过患,当深生厌离,放捨现世,凭赖佛法,早求自度,是无处不毗卢,光明遍照也。
云何犹不知者,此乃征责之词,谓生死的过患是这样地无有穷尽,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身陷惑网者,谓你已经深深地陷入无明不觉迷惑的生死罗网里,不能透脱。
必囚生死狱者,谓若如是者,那么你必定要被囚入生死轮回中的三界牢狱。
正入死神口者,谓你已经一步一步地正在进入死神的口中,终将被其吞没,可不哀哉!
偈云:
渐次杀吾类,汝岂不见乎?
然乐睡眠者,如牛见屠夫。
谓死主的杀者——老、病、死、衰,已经前来杀害:老杀强壮;病杀无疾;衰杀一切圆满丰饶;死杀命根,从未宽恕。身命将亡,难道你还未有看见吗?也只有那些贪乐财色名食睡,醉生梦死的人,熟视无睹,若无其事,就如老牛见到屠夫一般,不知不觉。
偈云:
通道遍封已,死神正凝望,
此时汝何能,贪食复耽眠?
《本生论》云:“死主自封一切道”,谓死主的杀者——老、病、死、衰,已经封锁了一切逃生的道路,死神正在凝视张望,伺机索命。那么当此生死存亡,命若悬丝的险难之刻,你怎么还那样若无其事,依旧安心地去贪食又贪睡呢?
偈云:
死神速临故,及时应积资,
届时方断懒,迟矣有何用?
谓由於死神随时都会降临的原故,我等应当及时地精勤修学正法,为今生的死,与死后的去处,乃至不可穷尽的未来世,准备好福德智慧两种资粮。假若不是这样,待到死亡临头的时候,方欲断除懒散怠堕,是为时已晚,虽懊丧悔恨在心,将何所用耶?
偈云:
未肇或始作,或唯半成时,
死神突然至,呜呼吾命休!
谓往往於一件事尚未开始作,或刚开始作,或只完成一半的时候,死神就会不期突然而至,到那时你也只能惊恐无奈地长叹一声:唉!我完了!而已。
偈云:
因忧眼红肿,面颊泪双垂,
亲友已绝望,吾见阎魔使。
谓因为我的死,亲友们忧伤难过,双眼哭得又红又肿,泪水不断地从双颊滚流下来,到这个时候,亲友们都已陷入绝望,而唯有我独自一人捨报归冥,前赴面见阴森可怕的阎魔罗王的使者,听从发落。
偈云:
忆罪怀忧苦,闻声惧堕狱,
狂乱秽覆身,届时复何如?
谓平时放意纵情,无所顾惜,不肯回心修学正法,临终不唯未有善业法财可凭,且负有恶业重债,追念懊悔,而心怀忧苦,不能自释。又阴境现前,听到种种刑罚之声,而心生恐怖,害怕自己堕於地狱,乃至惊恐狂乱,不能自持,流出不净,浊秽覆身。到了那个时候,除了无可奈何,又有什么办法呢?
偈云:
死时所怀惧,犹如待宰鱼,
何况昔罪引,难忍地狱苦。
此以下文思维后世之苦。
谓人临命终,神识溃乱,六根无主,四大坏散,风刀割截,捨报归冥,如被怨贼劫於荒野,恐惧万端,无处希望,就象被屠夫摔在砧板上,挣扎翻滚待杀的活鱼一般,无可奈何,更何况是由昔日罪业牵引,死后还要承受剜眼割鼻,截首剁足,开胸破腹,乃至说不能尽之地狱苦毒,更是令人难忍。
偈云:
如婴触沸水,灼伤极刺痛,
已造狱业者,云何复逍遥?
谓譬如皮肉细嫩的婴儿,被滚热的沸水烫伤,他就会象针刺炙灼那样极痛不堪。那么已经造下了地狱重罪,不久即将成为阎魔罗王阶下囚的我,为什么还不自警觉,竟这样逍遥无事呢?
偈云:
不勤而冀得,娇弱频造罪,
临死犹天人,呜呼定受苦。
谓有的人由於懒散怠惰,不肯付出辛苦,精勤地修习正法,然却冀希望於获得利益安乐。还有的人由於我爱执严重,总是习惯於条件论,自我娇气,不能自立,而频频作业。又有的人平时昏昏度日,兀兀延生,而临命终时,希望自己能福寿绵长,犹如天人一般。哎!这些人都是痴心妄想,不唯不能遂愿,且还会定受生死之苦。
偈云:
依此人身筏,能渡大苦海,
此筏难复得,愚者勿贪眠。
此以下文明莫放逸。
谓乘此人身的船筏,能通过修行佛法,从生死此岸,渡过贪瞋痴烦恼苦海的中流,到达常乐我净的涅槃彼岸。佛说:“失人身者如大地土,得人身者如爪上土”。一失人身,万劫难复,是此人身宝筏,不亦难复得乎!又佛法甚难遇,如优昙钵罗华,百千万劫时乃一现。今者,若不趁此人身在,励力地修行正法,早日成办佛法义利,一旦死神到来,夭丧殒没,中断修道,遂失慧命,则瞥尔随他去矣,可不哀哉!如大德所说:“道业未成,色身先坏,不免轮回”者是也。以是之故,愚痴的人啊!不要再贪睡而醉生梦死了。

版权所有:长春般若寺
备案号:吉ICP备15001658号-1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长春大街377号
电话:(0431)88914771
  • 手机官网
  • 般若寺官方微信
  • 法师微信公众号
  • 般若影音土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