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宝阅读
返回
 

善导大师净土思想

阿弥陀佛根本愿力

讲述人:刚法师

讲述地点:长春般若寺弘法楼

启讲日期:2011.3.26-2011.7.14

佛历二五五五年二月二十二至六月十四

  言善导大师净土思想——阿弥陀佛根本愿力者,以末法众生业深习重,论其本能,只能造业,只能沉沦,未有其他,无有出离之缘。面对末法众生这种现状,这种现实,法藏比丘是看在眼里,哀在心上,作是思维:采取什么最好的、最殊胜的、最佳的方便办法,才能拯救这些罪业深重的苦难众生呢?所以法藏比丘於世自在王佛所,经过五劫的思维,摄取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的清净之行,而发了四十八大愿。其中以第十八愿为根本之愿。愿云:“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佛说阿弥陀经》云:“阿弥陀佛,成佛以来,於今十劫”,证成此愿真实不虚。

  《大集经》云:“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以是我等,若能深信阿弥陀佛本愿,愿生阿弥陀佛净土,修念阿弥陀佛之行。如是以阿弥陀佛为信,以阿弥陀佛为愿,以阿弥陀佛为行,则所信、所愿、所行,唯阿弥陀佛一法。经云:“制心一处,无事不办”,可谓极乐易往,接引有人也。则是成办龙树菩萨所云“称名自归,即入必定”之阿弥陀佛本愿耳。

以是之故,今特述此善导大师净土思想——阿弥陀佛根本愿力之一篇,以飨诸有情,令皆获阿弥陀佛不可思议之利益,是以为序。

佛历二五五五年六月二十三日

学法沙门释成刚敬识

  今述此文,可为三分:一、善导大师略传;二总明;三别明。

一、善导大师略传

  善导大师,俗姓朱,山东临淄人,生於隋大业九年,往生於唐永隆二年。大师一生专修净土,引导众生,导归极乐,因念佛号,口出光明,故号称光明和尚。

  大师於唐贞观中,见西河绰禅师净土九品道场,于是笃精勤苦,若救头然,每入佛堂,合掌胡跪,一心念佛,非力竭不休,虽寒冰亦须流汗,以表至诚。出即为众说净土法门,无暂时不为利益。三十余年,不暂睡眠。般舟行道,礼佛方等,专为己任,护持戒品,纤毫不犯,未尝举目视女人。绝意名利,远诸戏笑。所行之处,净身供养,饮食、衣服有余,并以回施。好食送大厨供众,粗恶自食,乳酪醍醐,皆不饮噉。诸有儭施,用写阿弥陀经十万余卷,画净土变相三百余壁。见坏寺及塔,皆悉修营。然灯续明,每岁不绝。三衣瓶钵,不使人持洗,始终无改。不与众同行,恐谈世事,妨修行业。展转授净土法门者,不可胜数。或问导云:“念佛之善,生净土否”?答云:“如汝所念,遂汝所愿”。于是导自念阿弥陀佛一声,则有一道光明从其口出。十声以至百声,光明亦如此。其劝化偈云:“渐渐鸡皮鹤发,看看行步龙钟。假饶金玉满堂,难免衰残老病。任是千般快乐,无常终是到来。唯有径路修行,但念阿弥陀佛”。高宗见其念佛口出光明,赐寺额为光明寺。大师於长安弘扬念佛法门,普契群机,皈依甚众,门庭若市。本朝慈云式忏主略传云:“阿弥陀佛化身,至长安闻浐水声,乃曰:可教念佛”。三年后,满长安城中念佛。

  一日,大师曰:“吾将往生,可住三两夕”。时间一到,忽示微疾,怡然长逝,身体柔软,容色如常,异香音乐,久而方歇。

二、总明

  《大集经》云:“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以是之故,我释迦本师不舍大慈,无问自说,特开此净土法门,以拯救末劫,令法界众生,赖此以阶无上菩提,妙不可言。愿闻者共效之,切莫错过,而失极乐之利益也。

以末法众生业深习重,论其本能,只能造业,只能沉沦,没有其他,无有出离之缘。面对末法众生这种现状,这种现实,法藏比丘是看在眼里,哀在心上,作是思维:采取什么最好的、最殊胜的、最佳的方便办法,才能拯救这些罪业深重的苦难众生呢?所以法藏比丘於世自在王佛所,经过五劫的思维,摄取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清净之行,而发了四十八大愿。以愿起行,经无量劫难行苦行,舍身受身,将所修行的功德都收摄在阿弥陀佛圣号之中。

  阿弥陀佛这四字圣号,就是法藏比丘大愿与大行的积集;亦是法藏比丘所修万德之所庄严;亦是弥陀如来的全部家业。所以我们一心念佛,就具足法藏比丘的大愿大行,如来的智慧德相就召感为我们自己所有,如来的全部家业就都恩赐给我们了,如是我们就能和阿弥陀佛一样,富贵永劫,再也未有两种生死的贫穷困乏。

  於佛说的一代时教,三藏教典,八万四千法门之中,简而易行,功高易进,效果神速,横超三界,一生决了,不受后有,唯念佛一法,可通入路,所以被龙树菩萨判为易行道,是靠他力持,即阿弥陀佛的根本愿力。所以法藏比丘於四十八愿中之第十八愿,即根本之愿中说:“十方众生,欲生我国,至心信乐,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十方众生,即包括无余之义,这里面有善的、恶的、有罪的、无罪的、悟的、迷的、智慧的、愚痴的、凡夫、圣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乃至地狱、饿鬼、畜生。只要回心,再不造恶,一心念佛,长命的尽此一生去念,短命的十念,乃至一念,皆在阿弥陀佛的愿力摄受之中,皆得往生极乐世界。若不往生极乐世界,法藏比丘都不成佛。

  然阿弥陀佛成佛以来,於今十劫,证成此愿真实不虚,是故我等罪业深重,无有出离之缘的众生,对十方的慈父——阿弥陀佛,为我等发的宏誓大愿,应当忍可於心,深信不疑,爱乐随顺。  

  阿弥陀佛即是佛说三藏十二部教典的核心之要;是佛说三藏十二部教典的实相法印;是佛说三藏十二部教典的最终归宿。

净土法门,其大无外,是三根普被,利钝全收,是等觉菩萨不能超出其外,十恶五逆亦可预入其中,所谓至大、至圆、至顿,大乘圆顿法门无过於此。大德所谓:“一句弥陀超三界”,诚为不可思议。可谓:“一念弥陀一念佛,念念弥陀念念佛”。此乃自然之理,因果定律。是念佛作佛,不亦宜哉!

三、别明

(一)明二种门

  佛说的一代时教,三藏教典,八万四千法门,悉是因机施教,随缘度化,无非教令众生返迷为悟,断恶修善,出苦得乐,转凡成圣,乃至毕竟得作佛这一大事因缘。然众生的根机体性各异,根有利钝,机有优劣,对於末法罪业深重,只能造业,只能沉沦,未有出离之缘的凡夫来说,不无难易、久近、自力他力之分齐也。以是之故,龙树菩萨於其《十住毗婆沙论·易行品》言:“佛法有无量门,如世间道,有难有易,陆道步行则苦,水道乘船则乐。菩萨道亦如是,或有勤行精进,或有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鞞跋致者”。

  以信方便者,谓以信佛因缘,即信阿弥陀佛根本愿力,而修念佛行,乘佛愿力,决定往生,即可疾速至於阿鞞跋致。梵语阿鞞跋致,此云不退转,谓信不退、行不退、位不退,即再不能退返流转生死也。

  龙树菩萨就根钝机劣众生,围绕诸久堕,而释难行道义:菩萨求阿鞞跋致,当不惜身命,昼夜精进,如救头燃,则成佛非易事,是法甚难,正如佛所说“重於举三千大千世界”。诸者,谓行门无量,诸如修戒定慧三无漏学,乃至六度、四摄、万行等,如是众行,多而且难。久者,谓从初发心到果地,须经三大阿僧祇劫,劫数久远。堕者,谓於其中或难免退堕,退堕二乘或凡夫地。意显欲仗自力断惑证真者,无论何时何处,皆是难行之道。

  龙树菩萨,其母於树下生之,因龙成其道,故名龙树。辅行云:“龙树之学广通,天下无敌,欲谤佛经,龙接入宫,一夏但诵七佛经,自知佛法深妙,遂出家降伏外道,明第一义,依经造《大智度论》、《中论》等。在佛教历史上,论义理之规模之宏大,影响之深远,可谓释迦以外第一人,故有“释迦第二”之称。佛於楞伽悬记中云:“於南天国中,有大德比丘,名龙树菩萨,能破有无见,为人说我乘,大乘无上法,证得欢喜地,往生安乐国”。乃佛悬记之人,可谓来之有由也。其不唯为西天教外别传,禅宗第十三代祖师,而且也是判佛的一代时教为难易二道,奠定净宗的判教基柱,倡导念佛往生净土的异方便,开启净土教法的先驱,是功在千秋,利在万代也。

  昙鸾大师於《往生论註》开章即广释龙树菩萨“难易二道”判之义。藉此二显,难行道之所以难,义更明朗;易行道之所以易,理尤突出。其文言:“谨按龙树菩萨《十住毗婆沙论》云:菩萨求阿鞞跋致,有二种道:一是难行道;二是易行道。难行道者,谓於五浊之世,於无佛时,求阿鞞跋致为难。此难乃有多途,粗言五三,以示其义”。於此昙鸾大师则更深契时机,言於五浊之世,无佛之时,障缘多故,少依止故,有此二因,欲得自证不退,自然难上加难。欲明此义,昙鸾大师别开五重要义,层层深入,一一简别,一目了然,可谓触目惊心。

下则略申其义:

  一者,外道相善,乱菩萨法。谓菩萨欲得阿鞞跋致,证不退地,首当以智照了,正念观察,明辨什么是菩萨法,什么是外道法,界限要分明。菩萨法以上求下化为根本,以无染无著为要务,以福慧双修,定慧等持为庄严,即广摄世出世间一切善法。又要远离我法二执,纯修清净无为解脱之道,启迪空性,成就般若智慧,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外道虽似求解脱,行於世善,修种种苦行,然心有所著,不离我法二执,纯属有为有漏,因差於果,非是真实清净无为解脱之道。然其貌似相善,而实非善,而无智之人,难辨真伪,而上当受骗,为其所害。今外道弥猖,佛法反衰,此难昭然,令人忧叹,故经云:“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此即是对末法无知众生,邪正不分的警示。可见佛法外道,其难辨之甚,以至於此,可不哀哉!此是修行入门之第一难,是以内外简别。

  古德判此第一难为智障。智障者,谓若无真实智慧,则难以辨明拣择,所修之法,是邪是正?是真是伪?是佛法还是外道法?若如是者,则不能步入正修行路——即真实清净无为解脱之道,欲圆满无上菩提,究竟得作佛,则无有是处也。以是难过第一关。

  若修净土,则无此难,以有他力持故,谓但以信佛因缘,即信阿弥陀佛根本愿力,修念佛行,乘佛愿力,便得往生,直了成佛,不涉修他种种行业,亦不须智慧明辨他法真伪,抑或佛法外道,但称佛名,求愿往生则足,故无有非法之可明辨拣择。以念佛一法,佛所摄故,巧入佛法,冥合道妙,如《观无量寿经》言:“念佛众生,当坐道场,生诸佛家”。唯以阿弥陀佛为所缘境,乃直见慈父之面,天然佛道,无过於此。所谓:“母子相忆,不相舍离”,无论上智下愚,皆可遵此一法,故无第一种障难也。

  二者,声闻自利,障大慈悲。谓人纵有智慧,能明辨佛法与外道之异,而归依佛门。然入得佛门,有大小乘之别,欲证不退,直至成佛,须行大乘菩萨道,兴慈运悲,与众生拔苦兴乐,难行能行,难捨能捨,难忍能忍,修六度,行四摄,发万行,如此大心,岂是凡夫所能为耶?故经云:“自未得度,欲度人者,无有是处”。谓纵有利他之心,若无利他之力、利他之行,则云行大乘菩萨道,但成一空言耳。

  凡夫所发之慈悲心,只是一种有漏善心,多如画水,瞬间即失,终必堕入小乘。自利行中,一堕於此,则障大慈悲,佛道无由得成矣。上至七地菩萨,入寂灭之境,观一切法空,上不见有法可求,下不见有生可度,尚难发起利他之心,何况业障凡夫?此乃由行大乘菩萨道的内因不具,以是故难。此是第二之难,乃大小简别。

  古德判此第二难为悲障,悲障者,谓末法业深习重的凡夫,虽欲修道,然由自身的缺陷,内因不具,尚不能达到自觉、自度、自利,又如何能生起大慈大悲之心,去给众生拔苦兴乐呢?若不能者,难过第二关。

  若修净土,则无此难。谓末法凡夫虽无力逾越逆恶障缘,成就菩提心,然但以信佛因缘,即信弥陀根本愿力,修念佛行,乘佛愿力,便得往生。经云:“一称佛名,以是善根,入涅槃界,不可穷尽”。又《法华经》云:“若人散乱心,入於塔庙中,一句南无佛,皆已成佛道”。散乱念佛,尚获如斯大利,何况一心称念弥陀名,非入无为大涅槃界,圆满无上菩提而何?以是故无此第二难。

  三者,无赖恶人,破他胜德。

  谓或有上根利智之人,有心行菩萨道,而於此五浊恶世,时时五欲惑心,处处六尘乱性,逆缘障道,所在皆是。面对这种现实现状,对於未证法忍,未得蕴空,未登不退地者,何能免此纷扰?以是虽有大悲心愿,然却无顺缘保任此事,多被种种邪见恶人、恶缘、恶业之所破坏,如小树未成,终被暴风急雨所折。如昔日发大心之舍利弗,中遇障缘,不能逾越,而退堕小乘。圣者尚且如此,何况处此末法,五浊横流,障缘弥多之具缚凡夫耶!更是难上加难。此是第三难,乃逆顺简别。  

  古德判此第三难为方便善巧障,方便善巧障者,谓末法业深习重的凡夫,虽欲修道,然自身尚无力抵御五欲六尘之诱惑,又如何能运用方便善巧,避免恶人、恶缘、恶业之所破坏?以是则难过第三关。

  若修净土,则无此难,以称名一法,佛所摄故,易行易往,无能破者。以是之故,时节无碍;处所无碍;诸缘无碍;久近无碍;修短无碍;悟迷无碍;凡圣无碍;智愚无碍;罪福无碍;男女无碍;老少无碍;完缺无碍,乃至地狱、饿鬼、畜生无碍,是畅通无阻的康庄大道,所向披靡,一切无碍。正如善导大师所云:“诸邪业系,无能碍者”,故无第三难。

  四者,颠倒善果,能坏梵行。

  善果以颠倒称者,以人天乐果,较之三途苦果,虽説是善,然亦是幻造幻受,报完拉倒,是暂乐还苦,终属有漏,不出轮回,故名颠倒。谓於此末法,五浊恶世,纵有悟明一心真如清净实相,并依之发菩提心,修菩萨行,断一切恶,修一切善,饶益一切有情,且难行能行,难捨能捨,难忍能忍,不为自己求安乐,但为众生得离苦之大乘学人,然若不能於此生断除贪瞋痴等八万四千种生死习气、恶习嗜好,达到业尽情空,云散日明,恢复本来性,性成无上道者,则所修诸善之行,皆成人天之因。一堕人天乐果,则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多为五欲六尘之所沉溺,不能自拔,热闹场中,忘却来路,乃至起惑作业,酝酿成第三世怨,是随业流转去,一世不如一世。则今世之梵行,多被来世之人天福乐所破坏,犹如坯器,经雨则化矣。经云:“豪贵学道难”者此也。

  由是观之,欲生生不退,世世修行,由浅入深,次第增进,经久得成者,不亦难乎?亦只成可望而不可及也。正如印光大师所云:“既受生死,从悟入迷者多,从悟入悟者少”,是言不虚也。所以然者,谓以未得三明,是活着不知死后事,死后不知未来事,三世不能相通,尚有隔阴之迷故也。此即第四难,乃就果中简别。

  古德判此第四难为方便善巧障。方便善巧障者,谓一旦堕入人天善果,多为所迷,无有方便善巧能破此惑。若不能者,难过此第四关。

  若修净土,则无此难,以往生极乐,则长揖生死,永绝轮回,成就梵行,证大涅槃,游化十方,任运度生,无不自在,故无此第四难。

  五者,唯是自力,无他力持。

  谓前者所说之四难,是就其各自因缘义理上阐述。说菩萨仗自力修行之障难,乃有多途,然究其根源,正如昙鸾大师《往生论註》开章所言:“唯是自力,无他力持”之原故。正因如此,末法众生,於此五浊之世,无佛之时,终难成就菩萨之道。此为第五之难,乃二力简别。

  此中所言他力,即阿弥陀佛的根本愿力,若能忍可於心,随顺修念佛行,乘佛愿力,便得往生,直了成佛,则前者所言之五种障难,即云消雾散,无所依据,以是义故名他力。

  又昙鸾大师於《往生论註》云:“易行道者,谓但以信佛因缘,愿生净土,乘佛愿力,便得往生。彼清净土,佛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正定聚即是阿鞞跋致,譬如水路,乘船则乐”。谓不用其他,只要我等对阿弥陀佛於《无量寿经》发的四十八大愿,其中第十八愿是根本之愿,愿云:“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能忍可於心,深信不疑,愿生彼国,爱乐随顺,修念佛行,乘佛愿力,便得往生。彼清净国土,以佛愿力安住保持,即入正定之聚。梵语阿鞞跋致,此云不退转,谓信不退、行不退、位不退,即再不会退道,返回三界六道也。

  易行道所以易行疾至,无以上诸难,究其根本,即在阿弥陀佛根本愿力,正如龙树菩萨所云:“阿弥陀佛本愿如是,若人念我,称名自归,即入必定,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我常念”。此即是龙树菩萨对第十八愿的解释,即揭示了净土教法的建立,其根源即源於第十八愿,即阿弥陀佛之根本愿力。乃至易行道的开辟,净土宗的形成,无不从此开出,则弥陀本愿、净土教法,乃至易行道、净土宗,悉是阿弥陀佛一心的全体大用、般若妙智之用、方便善巧之用、利益众生之用,然用从体发,体即阿弥陀佛。

  向所言者,弥陀本愿、净土教法,乃至易行道、净土宗种种因缘义理,悉为突显阿弥陀佛一法而施设,以示阿弥陀佛一法之殊胜、之奥妙、之无上,藉以启迪末法凡夫对阿弥陀佛的增上信心,即深信阿弥陀佛根本愿力,仰望阿弥陀佛的救度,发真实心愿,愿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而爱乐随顺,修念佛行,称念阿弥陀佛名号。如是以阿弥陀佛为信,以阿弥陀佛为愿,以阿弥陀佛为行,则所信、所愿、所行,唯阿弥陀佛一法,所谓一门深入,正如经所云:“制心一处,无事不办”,可谓极乐易往,接引有人也。我等若能如是信解,如是发愿,如是起行,即可结束周折,了却牵缠,透脱迷妄,则当处弥陀,当处净土,当处不退,所谓至诚心,是真实心中修念佛行也。

  往生极乐,面见慈父阿弥陀佛,这是我等修净土法门所要证得之果。然果必循因,我等必须以法藏比丘所证得之果地觉——阿弥陀佛,为本修因,即因地心。如是,因地心即是果地觉,果地觉即是因地心。因地心不离果地觉,果地觉不离因地心。待到修因圆满,则因地心契入果地觉,因地心与果地觉不二,果地觉与因地心一体。於修因地,阿弥陀佛作因;到达果地,阿弥陀佛作果。修念佛之因,得成佛之果,此乃因果定律,自然法则,其理昭然。正如《法华经》所云:“如是因,如是果”,是因付於果,不亦宜乎!

(二)明二种行

  佛説的一代时教,三藏教典,八万四千法门,每种法门,悉摄有教理行果四分:一教法,即教化之法;二理法,即教法所诠之义理;三行法,即依理所起之修证;四果法,即证得所悟之理,是名为果。

  净土法门亦是这样:一为教法义理;二为行法修证。藉教悟理为安心分,以理修证为起行分。此二者如目足相资,方能成事,不可偏废。若教不归行,则如说食数宝,不能解除饥渴,赶走贫困,得大富贵。若行无教证,则势为他法所惑,而误入歧途。

  善导大师为欲阐明净土教法之行业,而立正杂二行,使净土教法义理与行法修证,即教行二门,交相辉映。是藉教起行,则行不虚发;依行彰义,则理不浪得。於此楷定了净土教法的修学宗旨,可谓净宗学人眼目也。

《观经四贴疏》云:“就行立信者。然行有二种:一者正行;二者杂行。言正行者,专依往生经行行者,是名正行。何者是也?一心专读诵此《观经》、《弥陀经》、《无量寿经》等。一心专注思想、观察、忆念彼国二报庄严。若礼,即一心专礼彼佛。若口称,即一心专称彼佛。若赞叹供养,即一心专赞叹供养彼佛,是名为正。

  又就此正行中,复有二种:一者,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捨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若依礼拜等,即名助业。除此正助二行以外,自余诸善,悉名杂行。若修前正助二行,心常亲近,忆念不断,名为无间也。若修后杂行,即心常间断,虽可回向往生,众名疏杂之行也。

    立此正杂二行,有二意:一明往生行相;二判二行得失。

    初明往生行相者,依善导大师意,往生之行虽多,大分为二:一正行;二杂行。

    初正行者,就此有开合二义,初开为五种,后合为二种。

    初开为五种者:一读诵正行;二观察正行;三礼拜正行;四称名正行;五赞叹供养正行也。

    第一、读诵正行者,即专读诵《观经》、《阿弥陀经》、《无量寿经》。

    第二、观察正行者,即专观察忆念极乐依正庄严。

    第三、礼拜正行者,即专礼拜阿弥陀佛。

    第四、称名正行者,即专称阿弥陀佛名号。

    第五、赞叹供养正行者,即专赞叹供养阿弥陀佛。

    次合为二种者:一者正业;二者助业。

    初正业者,以上五种正行之中,第四种称名为正业,即正定之业。如疏云:“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捨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

    正定之业有二义:一者正选定之业;二者正决定之业。

    正选定之业者,即指法藏比丘经过五劫的思维,摄取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的清净之行,而发了四十八大愿,於中选定念佛一法,即以光明名号摄化众生,为其根本之愿,以是之故,名正选定之业。

    正决定之业者,乃指众生信顺阿弥陀佛根本愿力,而修念佛行,乘佛愿力,决定往生,以是义故,名正决定之业。

    助业者,即於五种正行,除称名正行之外,其余四种:读诵正行、观察正行、礼拜正行、赞叹供养正行,悉名助业。所谓助业者,即助成正定之业也。非指往生须凭助业,而意在突显顺彼佛愿,决定往生之正业,即正定之业,唯一无二,即一心专念弥陀名号。

    其余读诵、观察、礼拜、赞叹供养四业,本非正定之业,然通过读诵净土三部经,观察极乐世界依正庄严等,则能使我等了知,其佛国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而生起欣乐、仰慕、愿生之心。了知唯有念佛蒙光摄,乃弥陀根本之愿,而归於称名,此所以助成念佛往生正定之业也。

二、杂行者,谓除前者所言五种正行,即读诵正行、观察正行、礼拜正行、称名正行、赞叹供养正行,自余所修诸善,悉名杂行。意谓杂行无量,不遑具述,是说不能尽也。

一代时教甚广,涉及行门亦多,善导大师立行标准,是以往生经行为指南,专以往生经行行者,是为正行;不依往生经行行者,则为杂行。此是正杂二行之分际。以是大师所立之五种正行,皆不离净土经典,不离极乐依正庄严,不离本愿弥陀名号。以国土、本愿及佛名,摄持众生身口意三业,自然心常亲近忆念,无有间断。若修诸杂行,即心常间断,虽可回向往生,众名疏杂之行也。

次述二行得失,以明行门归宿。

《观经疏》云:“若修前正助二行,心常亲近,忆念不断,名为无间也。若修杂行,则心常间断,虽可回向往生,众名疏杂之行也”。此即总说二行得失。

若别显者,正杂二行得失,乃有其五:

正行五得者,与弥陀亲、近、无间、不须回向、纯。杂行五失者,与弥陀疏、远、有间、必须回向、杂。下则略述五番相对得失之义。

一、亲疏对,论得失。二、近远对,论得失。三、无间有间对,论得失。四、不回向回向对,论得失。五、纯杂对,论得失。

第一、亲疏对者,初亲者,修正行者,於阿弥陀佛甚为亲昵,如疏云:“众生起行,口常称佛,佛即闻之。身常礼佛,佛即见之。心常念佛,佛即知之。众生忆念佛者,佛亦忆念众生。彼此三业,不相捨离,故名亲缘也”。次疏者,修杂行也,众生口不称佛,佛即不闻之。身不礼佛,佛即不见之。心不念佛,佛即不知之。众生不忆念佛,佛即不忆念众生。彼此三业,常相捨离,故名疏杂之行也。

第二、近远对者,初近者,修正行者,於阿弥陀佛甚为邻近,如疏云:“众生愿见佛,佛即应念,现在目前”,故名近缘。次远者,修杂行也,众生不愿见佛,佛即不应念,现在目前,故名远也。

第三、无间有间对者,初无间者,修正行者,於弥陀忆念常不间断,故云无间也。次有间者,修杂行者,於弥陀忆念常有间断,故云有间也。

第四、不回向回向对者,不回向者,修正行者,纵令不别用回向,自然成往生业,如疏云:“今此观经中,十声称佛,即有十愿十行具足。云何具足?言南无者,即是归命,亦是发愿回向之义。言阿弥陀佛者,即是其行。以斯义故,必得往生”。回向者,修杂行者,必用回向之时,方成往生之因。若不用回向之时,则不成往生之因,故云回向也。

第五、纯杂对者,初纯者,修正行者,是纯极乐之行,以正助二业,不离阿弥陀佛故也,故名纯。次杂者,修杂行者,非纯极乐之行,通於人天及以三乘,亦通於十方净土,故云杂也。

正杂二行得失,大义如上,虽有五种不同,若论其本,即往生决定与不决定也。善导大师於《往生礼赞》详明此事,其云:“若能如上念念相续,毕命为期者,十即十生,百即百生,何以故?无外杂缘,得正念故;与佛本愿得相应故;不违教故;随顺佛语故。若欲捨专修杂业者,百时稀得一二,千时稀得三五,何以故?乃由杂缘乱动失正念故;与佛本愿不相应故;与教相违故;不顺佛语故;系念不相续故;忆念间断故;回愿不殷重真实故;贪瞋诸见烦恼来间杂故;无有惭愧忏悔心故;又不相续念报彼佛恩故;心生轻慢,虽作业行,常与名利相应故;人我自覆,不亲近同行善知识故;乐近杂缘,自障障他往生行故。

何以故?余比日自见闻,诸方道俗,解行不同,专杂有异,但使专意作者,十即十生。修杂不至心者,千中无一。此二得失,如前已辨。仰愿一切往生人等,善自思量,已能今身愿生彼国者,行住坐卧,必须励心克己,昼夜莫废,毕命为期,上在一形,似有少苦,前念命终,后念即生彼国,长时永劫,常受无为法乐,乃至成佛,不经生死,岂非快哉!应知”。

此即是善导大师对正杂二行得失的精要阐释,观其大义,即知正行五得者,谓亲、近、无间、不回向、纯,必定往生也,所谓“专意作者,十即十生,百即百生”。其得虽有四因,审核其实,则唯一因,即“与佛本愿相应故”。若得一因,余三皆得也。

杂行五失者,谓疏、远、有间、须回向、杂,所谓“修杂不至心者,千中无一”。其失虽有十三由,究其根本,则唯一由,即“与佛本愿不相应故”。有此一失,则余十二皆失也。

善导大师详辨正杂二行得失,意在众生善自思量,当捨“千中无一”之杂行,而归“十即十生,百即百生”之正行,即专依往生经行行也。

善导大师立此正杂二行,意在就行立信,即以何行建立必定往生之信心。然观二行得失,即知就行立信,唯以往生经行行者,即正行,建立必定往生之信心。以修杂行不至心者,千中无一。若修正行,则十即十生,百即百生。又正行虽有五种,唯称名一行,顺彼佛愿,是决定往生之业,故知就行立信,审核其实,即依称名一行建立信心,即念佛之人,当作得生想,信称名必生也。其余助业,则是以同种善行助成此一信心耳。以一向称名是依真实信心起,则真实信心即在一向称名之中。如是就行立信,是信行互摄,信行一体,信行不二之旨也。

以是若疑往生不定者,即是自我设陷。正如经所云:“以有碍小智,有碍於佛无碍智”,信自己的颠倒之知,而未忍可阿弥陀佛的真实心愿,是为不如实修行,故有此难,正如昙鸾大师所谓:“信心不淳”者是也。而读诵等助业,即为决疑生信而设,谓破迷除疑,令知称名必生也。

又纵然有些众生於念佛往生之说,有所疑惑,但不碍其行,虽疑犹念佛,边疑边念佛,能始终续其净业,意显信在其中,冥顺佛之本愿,亦得往生。正如《无量寿经》所谓胎生,生在七宝宫殿,以疑惑故,五百世不得见佛闻法。以是法然上人云:“边疑边念佛,即得往生”。更有鹦鹉学舌念佛往生者,其虽不知弥陀悲愿,但无时不在蒙光摄照。正如古德所云:“烦恼障眼,虽不能见,大悲无碍,常照我身”。是疑心未破者,以此可以起决定往生信心,故知但能相续念佛,决定往生无疑。又《无量寿经》云:“当来之世,经道灭尽,我以慈悲哀悯,特留此经,止住百岁,其有众生值斯经,随意所愿,皆可得度”。据此,何况今时念佛,如何不生?

综上所述,经文事证,则知:所谓信往生决定者,决定在名号,非在凡夫之心。若离弥陀名号,而於自心中求信者,如於空中觅鸟迹,终不可得也。若不顾我心,信顺佛意,知一向称名,定得往生,修念佛行,是名往生决定,业事成办。

善导大师於《观经疏》广开就行立信之门,最后结云:“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名”,以此标示净土归终,唯在念佛,除此无别可用心处。若如是者,则一切妄想、计度、思量、筹措、安排之心,悉自然止绝,而恒住念佛,不为一切异见、异说、别解、别行之所惑乱。法然上人深明此意,故独立念佛一行,而言:“净土宗之心要者,但念佛皆往生也”。就行立信之道,无过於斯,此可谓他力安心极致,可谓不言信,而信在其中;不决疑,而疑不能碍,所谓无碍光者此也。

净土宗旨,正如法然上人所言:“不可论心之是非。凡夫之心,善恶共迷,不可作为出离之要道。唯称南无阿弥陀佛,即得往生也”。若执具信心,无疑心,而不归念佛,譬如有人手持珍宝而不知用,还去行乞。净业行人,当以行摄信,而一向念佛,则富贵永劫也。

源信上人於此深有所悟,而云:“信心虽浅,本愿深故,任凭必往生。念佛虽倦,功德大故,称名定来迎”。又云:“妄念原是凡夫本体,妄念之外,别无心也。直至临终,犹是一向妄念凡夫,知此念佛,即蒙来迎,乘莲台时,能翻妄念成为觉心,从妄念中所出念佛,犹如莲华不染污泥,决定往生不可疑也”。又云:“莫厌妄念多,应叹信心浅,故以深信心,常念弥陀名”。一句话,但念弥陀,大事毕矣。

(三)明弥陀本愿

言弥陀本愿者,谓阿弥陀佛之根本愿力也,乃指阿弥陀佛於因地发了四十八大愿,其中第十八愿是根本之愿,根即生长义,本即建立义,以其余四十七愿,皆依此根本之愿,而得出生建立也。如《佛说无量寿经》云:“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是名弥陀本愿,即阿弥陀佛根本愿力。从愿文因缘义理显示,阿弥陀佛不以余行为往生本愿,唯以念佛为往生本愿,其意已明矣。

阿弥陀佛何因缘故,而发此愿?曰:“以末法众生业深习重,论其本能,只能作业,只能沉沦,未有其他,无有出离之缘”。面对末法众生的这种现状,这种现实,法藏比丘是看在眼里,哀在心上,作是思维:采取什么最好的、最殊胜的、最佳的、众生堪能实行的方便办法,才能拯救这些罪业深重的苦难众生呢?所以法藏比丘於世自在王所,经过五劫的思维,摄取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清净之行,而发了四十八大愿,於中选定念佛一法,即以光明名号摄化众生,为其根本之愿。以愿起行,经无量劫的难行苦行,捨身受身,将所修行的功德都收摄在阿弥陀佛圣号之中。阿弥陀佛这四字圣号,就是法藏比丘大愿与大行的积集,亦是法藏比丘所修万德之所庄严,亦是弥陀如来的全部家业。所以我们一心念阿弥陀佛,我们就在阿弥陀佛的愿力摄受之中,就具足法藏比丘的大愿大行,如来的智慧德相就招感为我们自己所有,如来的全部家业就都恩赐给我们了。

於佛说的一代时教三藏教典,八万四千法门,简而易行,功高易进,效果神速,横超三界,一生决了,不受后有,唯念佛一法,可通入路,所以被龙树菩萨判为易行道。是靠他力持,即阿弥陀佛的根本愿力,所以法藏比丘於四十八愿中的根本之愿,即第十八愿中说:“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十方众生,即包括无余之义,这里面有善的、恶的、有罪的、无罪的、悟的、迷的、智慧的、愚痴的、凡夫、圣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乃至地狱、饿鬼、畜生,只要回心,再不造恶,一心念佛,长命的尽此一生去念,短命的十念,乃至一念,皆在阿弥陀佛的愿力摄受之中,皆得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若不往生极乐世界,法藏比丘都不成佛。

然阿弥陀佛成佛以来,於今十劫,证明此愿真实不虚。是故我等罪业深重,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的众生,对十方的慈父——阿弥陀佛,为我等所发的宏誓大愿,应当忍可於心,深信不疑,爱乐随顺,修念佛行,乘佛愿力,往生极乐,到了自在家乡,永不触苦,常受妙乐,岂不快哉!

    阿弥陀佛即是佛说三藏十二部教典的核心之要;是佛说三藏十二部教典的实相法印;是佛说三藏十二部教典的最终归宿。

净土法门,其大无外,是三根普被,利钝全收,等觉菩萨不能超出其外,十恶五逆亦可预入其中。所谓至大、至圆、至顿,大乘圆顿法门无过於此,大德所谓:“一句弥陀超三界”,诚为不可思议。

《大集经》云:“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以念佛,得度生死”。以是之故,我释迦本师不捨大慈,审时度世,无问自说,特开此净土法门,以拯救末劫,令法界众生,赖此得度生死,以阶无上菩提,妙不可言。

善导大师在阐释弥陀本愿时云:“彼佛今现,在世成佛,当知本誓,重愿不虚,众生称念,必得往生”。以是我等当以称名必生之深信心,常念弥陀名。

(四)明三辈往生,唯在念佛

《无量寿经》云:“佛告阿难,十方世界,诸天人民,其有至心,愿生彼国,凡有三辈。

其上辈者,捨家弃欲,而作沙门,发菩提心,一向专念,无量寿佛,修诸功德,愿生彼国。此等众生,临寿终时,无量寿佛,与诸大众,现其人前,即随彼佛,往生其国,便於七宝华中,自然化生,住不退转,智慧勇猛,神通自在。是故阿难,其有众生,欲於今世,见无量寿佛,应发无上菩提之心,修诸功德,愿生彼国。

佛告阿难,其中辈者,十方世界,诸天人民,其有至心,愿生彼国,虽不能行作沙门,大修功德,当发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念无量寿佛,多少修善,奉持斋戒,起立塔像,饭食沙门,悬缯燃灯,散花烧香,以此回向,愿生彼国,其人临终,无量寿佛,化现其身,光明相好,具如真佛,与诸大众,现其人前,即随化佛,往生其国,住不退转,功德智慧,次如上辈者也。

佛告阿难,其下辈者,十方世界,诸天人民,其有至心,欲生彼国,假使不能作诸功德,当发无上菩提之心,一向专意,乃至十念,念无量寿佛,愿生其国。若闻深法,欢喜信乐,不生疑惑,乃至一念,念於彼佛,以至诚心,愿生其国,此人临终,梦见彼佛,亦得往生,功德智慧,次如中辈者也”。

此三辈往生文中,除说一向专念无量寿佛之外,虽上辈往生文中,亦有捨家弃欲,中辈往生文中,亦有起立塔像,下辈往生文中,亦有发菩提心等余行,就此,善导大师解释说:以众生根机体性各异,有上根、中根、下根之分,佛应机说法,乃随其所能,而修诸善根。一旦得遇弥陀本愿,则前者所修捨家弃欲、起立塔像、发菩提心等善根,悉皆成为归心净土,一门深入,求愿往生,修念佛行之助行,即助成之行也。

又三辈往生文中,佛皆云一向专念无量寿佛,既称一向,则无有二,即未有其他。若念佛之外,尚加有余行,则一向专称,即不成立。以是《观经疏》云:“上来虽说定散二门之益,望佛本愿,意在一向专称弥陀佛名”。又佛于说一经之后,独将无量寿佛名,付嘱给阿难,令其持而不失,传示末法,云:“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

由是观之,是弥陀本愿之中,唯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更无余行,其义亦明矣。

(五)明念佛利益不可思议

《无量寿经》云:“佛告弥勒,其有得闻彼佛名号,欢喜踊跃,乃至一念,当知此人,为得大利,则是具足无上功德”。若云念佛的利益与功德,是说不能尽。今利以大称者,若将其说到真实处、根本处、究竟处,乃指念佛成佛之大利益也。又功德以无上称者,以唯有成佛之大利益,方堪称之为无上。以佛是超九界而独尊,世出世间,无有何法能超过其上,故曰无上。若欲说之,乃有七种:一身无上;二道无上;三见无上;四智无上;五神力无上;六断障无上;七住无上。由是观之,今云:“乃至一念为得大利,则是具足无上功德”,不亦宜乎!

(六)明特留净土教法,作最后拯救。

《无量寿经》云:“当来之世,经道灭尽,我以慈悲哀悯,特留此经,止住百岁。其有众生,值斯经者,皆可得度”。

此《无量寿经》,乃净土教法之根本经典,不唯系统详尽地阐述了法藏比丘於因地发心,即发了四十八大愿,依愿起行,经过兆载永劫的难行苦行,达到业尽情空,发明本心,证入果地觉,号为阿弥陀。以本愿力,创建极乐世界,接引念佛人,往生净土。且此《无量寿经》,文字义理所诠,全在念佛。佛以光明名号摄化众生,只要念佛,皆可得度,度者脱也,即脱离三界,往生极乐,入不退地,乃至毕竟得作佛。以末法,只能作业,只能沉沦,无有出离之缘,罪业深重的凡夫,唯念佛一法堪能实行,可通入路。以是我释迦本师大慈哀悯,审时度世,於当来之世,经法灭尽,特留此经,止住百岁,令值斯经者,以称佛名故,皆可得度也。

(七)明佛之光明,念佛众生摄取不舍

《观无量寿经》云:“无量寿佛有八万四千相,一一相中各有八万四千随形好,一一好中复有八万四千光明,一一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摄取不捨”。

问:何因缘故,阿弥陀佛,光明无量,照十方世界,唯念佛众生,摄取不捨,而不摄修余行者?

曰:法藏比丘於世自在王佛所,经过五劫的思维,摄取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清净之行,而发了四十八大愿,其中第十八愿是根本之愿,云:“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从愿文因缘义理显示,阿弥陀佛不以余行为往生本愿,唯以念佛为往生本愿,其义已明。所以当众生值遇佛之本愿,而忍可於心,深信不疑,爱乐随顺,修念佛行,此乃依佛之本愿,所发起之正行,即往生极乐之正因,所谓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自得蒙光摄。

又按善导大师意,乃有三义:一者亲缘,谓众生起行,口常称佛,佛即闻之;身常礼佛,佛即见之;心常念佛,佛即知之。众生忆念佛,佛亦忆念众生,彼此三业,不相捨离,是名亲缘。二者近缘,谓众生愿见佛,佛即应念现在目前,是名近缘。三者增上缘,谓众生称念,即除多劫罪,命欲终时,佛与圣众,自来迎接,诸邪业系,无能碍者,是名增上缘。

以是自余众行,虽名是善,若比念佛者,全非比较也。以是义故,自得蒙光摄,以余行非本愿,不得照摄之,理亦宜然。

(八)明发三种心

《观无量寿经》云:“若有众生,愿生彼国者,发三种心,即便往生,何等为三?一者至诚心;二者深心;三者回向发愿心。具三心者,必生彼国”。

善导大师释此三心云:“一至诚心,至者真,诚者实,欲明一切众生身口意业所修解行,必须真实心中作,不得外现贤善精进之相,内怀虚假,贪瞋邪伪,奸诈百端,恶性难侵,事同蛇蝎,虽起三业,名为杂毒之善,亦名虚假之行,不名真实业也。若作如此安心起行者,纵使苦励身心,日夜十二时,急走急作,如炙头燃者,总名杂毒之善。欲回此杂毒之行,求生彼佛净土者,此必不可也。何以故?正由彼阿弥陀佛,因中行菩萨行时,乃至一念,一刹那,三业所修,皆是真实心中作,凡所施为趣求,亦皆真实”。

总之不善三业,必须真实心中捨。若修善三业,必须真实心中作,不简内外、明暗、独自或众中,皆须真实,是名至诚心。

二者深心,言深心者,即深信之心也,亦有二种:一者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生死凡夫,旷劫已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二者决定深信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摄受众生,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总之要深信佛语,不顾身命,决定依行,佛遣捨者即捨,佛遣行者即行,佛遣去者即去,义无反顾,唯命是从,死而后已,是名深心。

三者回向发愿心者,过去及以今生,身口意业所修世出世善根,及随喜他一切凡圣身口意业所修世出世善根,以自他所修善根,悉皆真实深心中回向愿生彼国,作得生想。此心深信,犹若金刚,不为一切异见、异学、别解、别行人等之所动乱破坏,唯是决定一心,投正直进”,是名回向发愿心。

善导大师云:“行者当知,若欲学解,从凡至圣,乃至佛果,一切无碍,皆得学也。若欲学行者,必藉有缘之法,少用功劳,多得益也”。

“又白一切往生人等,今更为行者,说一譬喻,守护信心,以防邪外异见之难,何者是也”?

“譬如有人,欲向西行,百千之里,忽然中路,见有二河,一是火河在南,二是水河在北,二河各阔百步,各深无底,南北无边。

正水火中间有一白道,可阔四五寸许。

此道从东岸至西岸,亦长百步。

其水波浪交过湿道,其火焰亦来烧道,水火相交,常无休息。

此人既至空旷迥处,更无人物,多有群贼恶兽,见此人单独,竞来欲杀。

此人怖死,直走向西,忽然见此大河,窃自念言:此河南北,不见边畔,中间见一白道,极是狭小,二岸相去虽近,何由可行?今日定死不疑。正欲到迴,群贼恶兽,渐渐来逼。

正欲南北避走,恶兽毒虫,竞来向我。

正欲向西,寻道而去,复恐堕此水火二河。

当时惶怖,不复可言,即自思念:我今迴亦死,往亦死,去亦死,一种不免死者,我宁寻此道,向前而去,既有此道,必应可度。

作此念时,东岸忽闻人劝声:“仁者!但决定寻此道行,必无死难。若住即死”。

又西岸有人唤言:“汝一心正念直来,我能护汝,众不畏堕於水火之难”。

此人既闻此遣彼唤,即自正当身心,决定寻道直进,不生疑怯退心。

或行一分二分,东岸群贼唤言:”仁者!迴来,此道险恶不得过,必死无疑,我等总无恶心相向”。

此人虽闻唤声,亦不迴顾,一心直进,念道而行,须臾即到西岸,永离诸难,善友相见,庆乐无已。

此是喻也。

次合喻者:

言东岸者,即喻此娑婆世界之火宅也。

言西岸者,即喻极乐宝国也。

言群贼、恶兽诈亲者,即喻众生六根、六尘、六识、五阴、四大也。

言无人空迥泽者,即喻常随恶友,不值真善知识也。

言水火二河者,即喻众生贪爱如水,瞋憎如火也。

言中间白道四五寸者,即喻众生贪瞋痴烦恼中,能生清净愿往生心也。乃由贪瞋痴强故,即喻如水火;善心微故,喻如白道。

又水波常湿道者,即喻爱心常起,能染污善心也。

又火焰常烧道者,即喻瞋嫌之心,能烧功德之法财也。

言人行道上,直向西者,即喻迴诸行业,直向西方也。

言东岸闻人声劝遣,寻道直西进者,即喻释迦已灭,后人不见,由有教法可寻,即喻之如声也。

言或行一分二分,群贼等唤迴者,即喻别解、别行、恶见人等,妄说见解,迭相惑乱,及自造罪退失也。

言西岸上有人唤者,即喻弥陀愿意也。

言须臾到西岸,善友相见喜者,即喻众生久沉生死,旷劫轮回,迷倒自缠,无由解脱。仰蒙释迦发遣,指向西方,又藉弥陀悲心召唤,今信顺二尊之意,不顾水火二河,念念无疑,乘彼愿力之道,捨命以后,得生彼国,与佛相见,庆喜何极也。

又一切行者,行住坐卧,三业所修,无问昼夜时节,常作此解,常作此想,故名回向发愿心。

又言回向者,生彼国已,还起大悲,迴入生死,教化众生,亦名回向也。

三心既具,无行不成。愿行既成,若不生者,无有是处也。

何等为三?一者至诚心,所谓身业礼拜彼佛;口业赞叹称扬彼佛;意业专念观察彼佛。凡起三业,必须真实,故名至诚心。

二者深心,即是真实信心,信知自身是具足烦恼凡夫,善根薄少,流转三界,不出火宅。今信知弥陀本弘誓愿,及称名号,下至十声、一声等,定得往生,乃至一念,无有疑心,故名深心。

三者回向发愿心,所作一切功德,悉皆迴愿往生,故名回向发愿心”。

法然上人云:“所引三心者,是行者至要也,所以者何?经则云:具三心者,必生彼国,明知具三,必应往生。因兹,欲生极乐之人,可全具足三心也”。

(九)明四修法

问:“已知三心相状,行之次第如何”?

答:“四修为本。一者长时修,善导大师云:‘毕命为期,誓不中止,是名长时修’。二者殷重修,《往生要集》(意为):於极乐世界佛法僧三宝,常行忆念,观察礼拜等,殷勤恳切,恭敬尊重,是名殷重修。三者无间修,恒修极乐净业,不以余业来间,是名无间修。又不以贪瞋痴等烦恼来间,随犯随忏,不令隔念、隔时、隔日,常使清净,亦名无间修。四无余修,一心专修五种正行,即正助二业,无有余之行业於中参杂发起,是名无余修。

善导大师云:“我亲自见闻,诸方道俗,解行不同,专杂有异。但使专心作者,十即十生。杂修者,千中无一”。圣言之量,自性流出,我等凡愚,当凭而信之,修念佛行,则上报佛恩,下不负己灵也,应知!

(十)明化佛赞叹唯赞念佛之行

《观无量寿经》云:“或有众生,作众恶业,虽不诽谤方等经典,如是愚人,多造众恶,无有忏愧,命欲终时,遇善知识,为赞大乘十二部经首题名字故,除却千劫极重恶业。智者复教,合掌叉手,称南无阿弥陀佛,称佛名故,除却五十亿劫生死之罪。尔时彼佛即遣化佛,化观世音,化大势至,至行者前,赞言:汝称佛名故,诸罪消灭,我来迎汝”。

善导大师云:“所闻化赞,但述称佛之功,我来迎汝,不论闻经之事。然望佛愿意者,唯劝正念称名,往生义疾,不同杂散之业,如此经及诸部中,处处广叹,劝令称名,将为要益也”,应知。

法然上人云:“闻经之善,非是本愿,杂业故,化佛不赞。念佛之行是本愿,正业故,化佛赞叹。加之闻经与念佛,灭罪多少不同也”。《观经疏》云:“问曰:何故闻经十二部,但除罪千劫。称佛一声,即除罪五十亿劫者,何意也?答曰:造罪之人障重,加之死苦来逼,善人虽说多经,食受之心浮散,由心散故,除罪稍轻。又佛名是一,即能摄散以住心,复教正念称名,由心重故,即能除罪多劫也”。

此化佛所赞,乃就下品上生言之。不唯如此,乃至十恶五逆,于十方诸佛那里不通忏悔,罪业深重的凡夫,以恶业故,应堕恶道。如此愚人,临命终时,遇善知识,种种安慰,为说妙法,教令念佛,此人回心,即至心称念弥陀名号,具足十念,即得往生极乐世界。此下品下生是十恶五逆重罪之人,所以能灭除此深重罪业,亦得往生者,全靠念佛之力也。以诸余行业所不堪,故佛为极恶最下之人,而说念佛极善最上之法,令其亦可得到拯救。

以阿弥陀佛是无上医王,所说阿弥陀佛光明名号,乃无上法药,所谓阿伽陀药,是药到病除,无病不医,亦名不死药,能起死回生,令法身不死,慧命得活,正如《华严经》所云:“象王行处落花红”,诚为不可思议。又阿弥陀佛光明名号乃总持法门,于佛说的一代时教三藏教典,八万四千法门最为第一,即于修多罗、毗梨耶、阿毗昙、般若波罗蜜多、陀罗尼五藏,次第喻如乳、酪、生酥、熟酥、醍醐五味法中,此阿弥陀佛光明名号乃属无上醍醐之味,故善能资养成就法身慧命也。

又此阿弥陀佛光明名号乃显密圆通。言显教者,乃法藏比丘于因地在世自在王如来所,经过五劫的思维,摄取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的清净之行,发了四十八大愿。依愿起行,经过无量劫的难行苦行,捨身受身,最后断除贪嗔痴等八万四千生死惑业,开拓发明一心真如清净实相,性成无上道,号为阿弥陀,释为无量光、无量寿,乃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以本愿力创建极乐国土,接引念佛人往生彼国,住不退地,乃至毕竟得作佛,是为不可思议。言密法者,此阿弥陀佛光明名号乃属陀罗尼藏,无上神咒,秘密章句。不待解义,但一心称念,即可脱罪出苦,往生极乐,毕竟得作佛。正如《大势至念佛圆通章》所云:“若人念佛忆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即心开意解,性成无上道也。

所言陀罗尼藏、总持法门、上妙醍醐之味,即此阿弥陀佛光明名号是。此光明名号乃弥陀所证,众生本具之一心真如,清净实相。经云:“住于念佛,心印不坏”,此心印即实相法印。以是若人称念弥陀名号,即是佩戴实相印,若如是者,则何生死之关,而不透脱,畅通无阻,如无人之境?有言:阿弥陀佛,犹若金刚,能破六道,能坏三途,能摧刀山,能毁火海,化地狱而为极乐。于十方世界,一切法中,佛所说法,最为第一。于佛说法中,阿弥陀佛最为第一。是知阿弥陀佛乃第一中之第一,其余之法,皆在其下,不能比也。所以然者,以阿弥陀佛即是众生的主人,成佛真体,本来之佛,最胜、最尊、最贵,自家珍宝,当识取之,则富贵永劫也。

(十一)明释迦如来赞叹念佛之人

《观无量寿经》云:“若念佛者,当知此人,是人中芬陀利华,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为其胜友,当坐道场,生诸佛家”。

此赞叹念佛之人,即是人中芬陀利华,芬陀利华者,即大白莲华也。如《弥陀经》云:“池中莲华,大如车轮,白色白光,微妙香洁”者是也。在此以喻念佛人如之。又《涅槃经》云:“人中丈夫,人中莲华,芬陀利华”。又《观经疏》云:“言芬陀利华者,名人中好华,亦名稀有华,亦名人中上上华,亦名人中妙好华。若念佛者,即是人中好人,人中妙好人,人中上上人,人中稀有人,人中最胜人。若如是者,则观音、势至为其善友,常相护卫。若临欲命终,佛来接引,往生阿弥陀佛极乐之家,闻法修证,因圆果满,则当成佛,得坐办道之场也。

何者是人中好人,人中稀有人,人中上上人,人中妙好人,人中最胜人?曰:佛陀是。梵语佛陀,华言觉,以十方诸佛,皆从人道而出,所以就人称名,佛是觉悟的人。佛能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自觉所以超凡夫,以凡夫不觉,所以佛是人中好人;觉他所以超二乘,以二乘虽能自觉而不能觉他,所以佛是人中稀有人;觉行圆满所以超菩萨,以菩萨虽能自觉觉他,而不能觉行圆满,所以佛是人中上上人;又佛是超九界而独尊,最为无上,所谓一真法界,即一本有真心,微妙难思议,是心行不能测,语言不能表,所以佛是人中妙好人;又佛证得三身、四智、五眼、六通、无量百千陀罗尼门,此乃自性功德,自家珍宝,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富贵永劫,得最胜乐,所谓自心本具之法乐,妙乐,一乐永乐也,所以佛是人中最胜人。

前者所述显示念佛之人虽尚未成佛,然佛所以称其是人中芬陀利华,善导大师释其为人中好人,人中稀有人,人中上上人,人中妙好人,人中最胜人者,意谓是念佛人已同於佛也。

(十二)明付嘱念佛

《观无量寿经》云: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持是语者,即是持无量寿佛名”。善导大师释云:“从佛告阿难,汝好持是语以下,正明付嘱弥陀名号,流通于遐代。上来虽说定散两门之益,望佛本愿,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名号”。

问:释尊于《观无量寿经》广说十三种定善和三福九品散善与念佛行,何以佛于说一经之后,不付嘱定散诸善,唯以念佛一行付嘱阿难,令其持而不失,传示流通于末法耶?

曰:以定散诸善,非是弥陀本愿,所以不付嘱。而念佛一法是弥陀本愿之行,故付嘱之。

又问:若如是者,释尊于《观无量寿经》,何故不直接说本愿念佛行,而繁说非本愿定散诸善耶?

曰:众为显示弥陀本愿念佛行,超胜诸余之善也。若无定散诸善,何以突显本愿念佛行之殊胜也?又众生根性各异,有上中下之分,如来因机施教,随缘而修,无不获益。以是之故,所说之法,乃有多门。

(十三)明多善根福德因缘

问:何谓多善根福德因缘?

曰:信弥陀本愿,愿生弥陀净土,修念弥陀之行是。何以知之?《佛说阿弥陀经》云: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得阿鞞跋致,入不退地,乃至毕竟得作佛。此非多善根福德因缘而何?善导大师释此文云:“极乐无为涅槃界,随缘杂善恐难生,故使如来选要法,教念弥陀专复专。七日七夜心无间,长时起行倍皆然,临终圣众持华现,身心踊跃坐金莲。坐时即得无生忍,一念迎将至佛前,法侣将衣竟来著,证得不退入三贤”。

法然上人释云:“少善根者,对多善根言也。然则杂善是少善根也,念佛是多善根也”。

《龙舒净土文》云:“襄阳石刻《阿弥陀经》,乃陈仁稜所书,字迹清婉,人多慕玩,自‘一心不乱’而下云:‘专持名号,以称名故,诸罪消灭,即是多善根福德因缘’。今世传本脱此二十一字”。又古灵芝大佑诸师皆遵此石经。再幽谿大师于《弥陀圆中钞》中直指出:“今传讹误,凡读诵者,应依古本而增正之”。

    依弥陀经义,依善导大师释义,随缘杂善是少善根,专持名号乃多善根,应知。

(十四)明诸佛赞叹证诚念佛

《佛说阿弥陀经》云:“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专持名号,以称名故,诸罪消灭,即是多善根福德因缘。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舍利弗,我见是利,故说此言,若有众生闻是说者,应当发愿,生彼国土。舍利弗,如我今者,赞叹阿弥陀佛不可思议功德之利”。十方世界亦有恒河沙数诸佛,各於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说诚实言,汝等众生,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而赞叹证诚之。正如法照大师赞云:“万行之中为急要,迅速无过净土门,不但本师金口说,十方诸佛共传证”者此也。

综上所述,可知,十方恒河沙数诸佛,不赞叹证诚诸余之行,唯赞叹证诚念佛一法,亦明矣。

(十五)明诸佛护念

《阿弥陀经》云:“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经受持者,及闻诸佛名者,是诸善男子,善女人,皆为一切诸佛之所护念,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此明十方诸佛前来护念念佛众生。    

又《十往生经》云:“若有众生,念阿弥陀佛,愿往生者,彼佛即遣二十五菩萨拥护行者,若行,若坐,若卧,若昼,若夜,一切时,一切处,不令恶鬼恶神,得其便也”。此明诸大菩萨前来护念念佛众生。

又《般舟三昧经》云:“佛言,若人专行此弥陀佛三昧者,常得一切诸天及四大天王、龙神八部,随逐影护,爱乐相见,永无诸恶鬼神,灾障厄难,恒加恼乱”。此明天龙八部前来护念念佛人。

若如是者,则求愿往生之人,即可无忧无虑地修念佛行,永无周折、牵缠、障碍,直趣弥陀宝所也。

(十六)明殷勤付嘱

《阿弥陀经》云:“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经受持者,及闻诸佛名者,是诸善男子,善女人,皆为一切诸佛之所护念,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舍利弗,汝等皆当信受我语,及诸佛所说。诸善男子,善女人,若有信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此是释迦如来以弥陀名号,殷勤付嘱给舍利弗,令其持而不失,传示流通於末法也。

案净土三经意,於诸行中,唯选念佛一法以为旨归,亦明矣!

其中:

以念佛为往生本愿,

念佛众生摄取不舍,

常念我名莫有休息

化佛赞叹念佛得生。

此四者是弥陀选择。

三辈往生唯赞念佛,

特留念佛拯救末劫,

应当发愿愿生彼国,

付嘱持无量寿佛名。

此四者是释迦选择。六方诸佛证诚念佛,此是十方诸佛选择。观释迦、弥陀及十方诸佛,皆悉同心选择念佛一法,而不取余行者,足证净土三经所明,唯在念佛耳!

此即净土心髓。

为圆彰宗要,法然上人於其所作四偈三选文中,彰显无余。偈云:

欲速离生死,二种胜法中,

且搁圣道门,选入净土门。

欲入净土门,正杂二行中,

且抛诸杂行,选应归正行。

欲修於正行,正助二业中,

犹旁於助业,选应专正定。

正定之业者,即是称佛名,

称名必得生,依佛本愿故。

此四偈三选之义。第一偈“欲速离生死,二种胜法中,且搁圣道门,选入净土门”,此是第一重选择,意在搁圣道选净土,乃源於道绰禅师圣道净土二门判,捨圣道归净土之义。

第二偈“欲入净土门,正杂二行中,且抛诸杂行,选应归正行”,此是第二重选择,意在抛杂行选正行,乃源於善导大师正杂二行判,捨杂行归正行之义。

第三偈“欲修於正行,正助二业中,犹旁於助业,选应专正定”、第四偈“正定之业者,即是称佛名,称名必得生,依佛本愿故”,此是第三重选择,意在旁助业选正定,乃源於善导大师於正杂二行中所选之正行。开为五种:一读诵正行;二观察正行;三礼拜正行;四称名正行;五赞叹供养正行。合为二种:一者正业;二者助业。初正业者,其中称名是正定之业。《观经疏》云:“一心专念,弥陀名号,行住坐卧,不问时节久近,念念不捨者,是名正定之业,顺彼佛愿故。次助业者,其余读诵、观察、礼拜、赞叹供养四种,名为助业”。《观经疏》云:“若依礼诵等,即名为助业”之义。

综上所述,三代祖师一脉相承,善巧三选,圆彰一行,弥陀本愿,唯在念佛。

然念佛有三重:一念佛;二本愿念佛;三选择本愿念佛。

一念佛,谓未认识、知道、开解、悟明阿弥陀佛的根本愿力,与圣净二门、正行、杂行、正定之业、助业,乃属诸行随一之念佛,即诸师所立通途之念佛也。

二本愿念佛,谓认识、知道、开解、悟明阿弥陀佛的根本愿力,与圣净二门、正行、杂行、正定之业、助业,故搁圣道选净土,捨杂行取正行。五种正行,尤以称名一行为正定之业,即决定往生之业,而专行念佛。以读诵、观察、礼拜、赞叹供养为助业,即助成正定之业也,是名本愿念佛,乃由昙鸾、道绰传示与善导大师之本愿念佛也。

三选择本愿念佛,於本愿义上更加选择一法,此乃法然上人依《佛说无量寿经》所立,意显此弥陀本愿,乃法藏比丘於因地,为了拯救末法这些只能作业,只能沉沦,无有出离之缘,罪业深重的凡夫,於世自在王如来所,经过五劫的思维,摄取二百一十亿诸佛刹土的清净之行,而发了四十八大愿,於中选定念佛一法,即以光明名号摄化众生,为其根本之愿,愿云:“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是为弥陀选择之本愿,即根本之愿。

依此法然上人作四偈三选文云:    

      “欲速离生死,二种胜法中,

        且搁圣道门,选入净土门。

        欲入净土门,正杂二行中,

        且抛诸杂行,选应归正行。

        欲修於正行,正助二业中,

        犹旁於助业,选应专正定。

        正定之业者,即是称佛名,

        称名必得生,依佛本愿故。”

此四偈三选之义,谓搁圣道选净土,抛杂行选正行,旁助业选正定,即唯选取念佛一法,为末法业深习重众生之往生行,是名选择本愿念佛。

於佛说的一代时教,三藏教典,八万四千法门,简而易行,功高易进,效果神速,一生决了,不受后有,唯此念佛一法,可通入路,堪能实行。无论男女、老少、善恶、罪福、富贵贫贱、智慧愚痴、凡夫圣人,乃至地狱、饿鬼、畜生,只要回心,再不造恶,长命的尽此一生去念,短命的十念、五念、三念、一念,皆在阿弥陀佛愿力摄受之中,决定往生极乐国土,得阿鞞跋致,入不退地,乃至必定得作佛。正如善导大师所云:“正由托佛愿,以作强缘,致使五乘齐入,人天善恶,皆得往生,到彼无殊,齐同不退”。以是义故,名选择本愿念佛。

所谓念佛,不只念佛,乃是本愿念佛。本愿念佛,不只本愿念佛,乃是弥陀选择之本愿念佛。以凡言念佛,或云事念,或云理念,或云观想,乃有多途,众名念佛,然皆非弥陀选择之本愿念佛,为免相滥,不无选择也。

言善导大师净土思想——阿弥陀佛根本愿力者,则只信弥陀本愿,不信其他;只愿往生弥陀净土,不愿往生其他;只行弥陀名号,不行其他。如是以阿弥陀佛为信,以阿弥陀佛为愿,以阿弥陀佛为行,则所信、所愿、所行,唯阿弥陀佛一法。经云:“制心一处,无事不办”,可谓极乐易往,接引有人也。

我等若能如是信解,如是发愿,如是起行,则是成办“称名自归,即入必定”之弥陀本愿耳。以是义故,名善导大师净土思想——阿弥陀佛根本愿力。

版权所有:长春般若寺
备案号:吉ICP备15001658号-1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长春大街377号
电话:(0431)88914771
  • 手机官网
  • 般若寺官方微信
  • 法师微信公众号
  • 般若影音土豆网